Сетевая библиотекаСетевая библиотека
海勒姆兄弟情谊: 以西结的寺庙之预言 William Hanna ”海勒姆兄弟情谊: 以西结的寺庙之预言”以仇恨和暴力为背景,讨论了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进行种族清洗的问题,并讨论了中东地区的种族主义危害人类罪。这本小说跟随记者康拉德·班纳(Conrad Banner),受到他父亲马克,马克,(一位作家和外国记者)的影响,因为他报道了中东地区而获得众多新闻奖项。他正在拍摄一部关于近七十年的冲突的事实公正的纪录片非法和经常野蛮的占领。仇恨和暴力也主要是由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土着人民的种族清洗引起的;他们的反人类罪被一种被称为哈巴拉的宣传或“解释”所粉饰。这种宣传是针对国际观众,以积极的态度描绘以色列的有争议的行动和政策,同时对整个阿拉伯人,特别是巴勒斯坦人提供负面的描绘。与犹太人的活动家亚当·佩尔茨(Adam Peltz)和巴勒斯坦的指挥萨米·哈达维(Sami Hadawi)一起,康拉德的努力是不受欢迎的,并且常常导致危险的并最终致命的后果。小说的动机是以色列公然否认包括儿童在内的数百万巴勒斯坦人的基本人权。所谓西方的”民主国家”的双重标准,这种无休止的迫害是虚伪地容忍的。探索文化,种族主义,宗教和暴力的主题,汉娜带来了引人注目的斗争和分裂的故事。 威廉・汉娜 (William Hanna) 海勒姆兄弟情谊: 以西结的寺庙之预言 原始标题: Hiramic Brotherhood: Ezekiel's Temple Prophecy 翻译: Traduality Language Solutions 出版社: Tektime 賈斯丁娜 一位非常特別的朋友 序 “当你扯下一个男人的舌头时,你并不是在证明他是个骗子,你只是在告诉全世界,你害怕他会说些什么。” 喬治·R·R·馬丁 列王的纷争 1 星期二,12月1号 小威尼斯,伦敦,英国 记者与纪录片导演康拉德·班纳(Conrad Banner),是一位惯性的早起者,自从弗雷亚·尼尔森(Freya Nielson)搬来与他同居后,他总在起床前花些时间,思索著他是如此的幸运并对她天使般的脸庞所散发出的祥和惊叹不已。那祥和——将毫无疑问地消散,在她醒来后面对作为一个记录“残酷人间”的自由摄影记者这种哀伤现实的挑战。康拉德静静地起床避免吵醒她,穿上睡袍,走到樓下的厨房,為那可為他奠定一天開始的咖啡因打开了咖啡机。几分钟后,他坐在他的办公桌上,打开笔记本电脑检查他的收件箱。在约略15个新郵件通知中,有一封来自耶路撒冷的夫婦亚当·帕尔茨(Adam Peltz)和萨米·哈达维(Sami Hadawi)的信。佩尔茨是一名和以色列考古学家組織有密切關係的犹太人,也是組織中的活躍者,他们关注許多透過以色列古物來作為推進政治目的的組織,其中以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AA)最为突出。萨米是一名巴勒斯坦基督徒,尽管沒有執照但仍然是一个知识渊博的導遊,放蕩不羈的性格卻擁有自然流露、討喜且无可抗拒的笑容,就算他生活在压迫且受屈辱的危险職業下。但是对于康拉德来说,最重要的是一封來自他在贝鲁特的父亲马克的电子邮件,康拉德正计划制作關於耶路撒冷以及目前在圣殿山上哈拉姆谢里夫寺的冲突纪录片,他曾经詢問父親概括的建议以及想法。 最亲爱的康拉德, 一如往常,很高兴听到你们都好。弗雷亚是一个可爱而且非常特别的年轻女士,值得一切你所给予的,甚至更多。同样喜悦地知道自从你从耶路撒冷回来之后,你下定决心制作关于巴勒斯坦悲剧的纪录片,我非常開心你詢問我對標題的見解及意見。根据要求,我已经提出了一些想法,鉴于“应许之地”的概念是犹太复国主义的中心原则,再加上犹太人渴望在圣殿山建造“第三殿”-我将整理关于第三寺的希族议会的所有信息,并在本周晚些时候发送给你-我可以想到没有什么比一个具有圣经内涵的标题,比如“应许之地”和“以西结的圣殿预言”。 “我將要把他们从各国帶出来,从各国集結,我要带他们到自己的土地上。我要将他们牧在以色列的山上,在土地上所有的峡谷和定居所。" 以西结书34:13(公元前593-571年)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我从来没有对圣经给予过任何信任,因为他们的先知们通常都表现出收到了上帝祂的启示,并将启示撰写留给他们的后代。如此预言的片段应该是占卜未来或是预测会发生什么事情,并与最常被引用的以西结、但以理、马太福音24/25和启示录,穿插整部圣经。 然而有些圣经预言是假定含蓄的,有些預言則被各種被描述成如同是上帝本身的陳述,或用難以理解的预知能力有意圖的支持为某種特权。 相信圣经的人們協助信徒解讀预言,批判性的思維或解讀文本、詮释学以及經文分析的理論,他们认为其中包含对全球政治,自然灾害,以色列作为一个国家的出现的描述的经文的文本解释理论,弥赛亚的到来,弥赛亚王国和启示录。 所以你在製作电影时,必須銘記這一点,你將會清楚地表明圣经预言的缺点,就是它经常被欺骗型的宗教和可疑的意识形态的劫持和利用,成為正當的理由來支持行动和政策,如果由國際刑事法院或法庭進行公正審查,將被判定為違反“日內瓦公約”-包括四项条约和三项附加议定-這無非是迫害人性的罪行。 對圣经预言而言最成功的欺诈型剥削之一就是,最近一個種族隔離猶太復國主義猶太人的國家,仍在大肆吹噓他們是是“中東唯一民主”,引用聖經的敘述來合法化自己傲慢地无视“世界人权宣言”的30条条款的每個人,以及对巴勒斯坦人民进行种族清洗,根據國際刑事法院(ICC)和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ICTY)的章程,這些案件被定義為危害人類罪。 以色列的种族清洗以压倒性的军事力量,有计划地将巴勒斯坦的原住民基督教和穆斯林巴勒斯坦人从巴勒斯坦中剷除,使其种族一致。这种排除異己的方式包括摧毁住房,活動中心,农场和基础设施来消除巴勒斯坦境内物質和文化证据,並亵渎巴勒斯坦的遺址,墓地和礼拜场所。 你的影片应该著重於,聖經捏照描述不足以证明残酷的殖民方式以及領土的種族清洗是上帝祂给犹太人的允諾。這應該顯而易,在巴勒斯坦實施的危害人類罪的團體,正在得到高層組織和資金充足的猶太遊說團體的協助; 通过一贯的主流媒体对残酷的犹太殖民者作为受害者的不可饶恕的描绘; 由于土着人民的不合理妖魔化; 并通过剥削“反犹太主义”和“大屠杀”来镇压言论自由,使对全世界以色列的批评默許和定罪。 最近一個英国反恐警察审讯一个配戴“自由巴勒斯坦”徽章和腕带上学的学生,可以說明猶太復國主義對我們自由的厭惡程度.教师们不是鼓励学生了解和支持人权,而是将这个男孩报告给警察,只能说是他对“世界人权宣言”的承诺,这首先断然表明“所有人都是自由的尊严和权利平等。他们擁有理性和良知,应本着兄弟情谊的精神相互幫助"但是,支持巴勒斯坦人关心的这种情愫,现在显然是英国的犯罪行为。在这例子中,教师的行动让人联想到纳粹德国,当希特勒青年运动培訓学童的任務被扭转时,他们的老师,朋友,邻居甚至自己的父母都会报以任何“颠覆是非”的言论或行动。在英国,犹太复国主义思想警察的存在现在已经成为事实,压制言论自由,正在扼殺所剩無幾的英国民主。 你展開的這個艰巨任务充满了许多的危险,你和芙蕾雅必须采取一切必要的预防措施,為了你們的的安全千萬別低估。我不是在質疑你讓弗蕾亞陪著你,但這是一個希望你能夠重新考慮的決定。还要记住,因为你的姓氏已被列為以色列的敌人,這根我所谓的“反犹太人”的报纸文章和书籍有關連。只要提出以色列的犯罪问题,你就会被自称为反犹太主义者或對猶太人不利者,以色列犹太人非常开朗和"chutzpah"(放肆) ,但仍然肆無忌憚的在对巴勒斯坦人民进行惩罚. 最后,你绝对不能像大多数大众媒体的石化“立宪机构”一样失去你的原则,也不会失去你的信念,因为作为一名记者,你对自己的良知和那些漸漸失去自由的人權有責任。正如美国游说者,律师和政治家克里斯托弗·多德(Christopher Dodd), 曾经观察到的那样:“当公众的知情权利受到威胁,言论和新闻自由受到壓迫时,所有我们摯愛的自由也都是危险的。” 爱和最好的祝福,马克。 白宫,华盛顿特区 “傲慢的混球!”,总统在他的椭圆形办公桌上愤怒地说,他把电话听筒扔到摇篮里,“那个家伙很明顯是一个的疯子”,他指的是以色列总理。 刚剛参谋长目睹总统不以為然的對过去一个月中,以色列部队造成142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另有15,620人受伤,表示深感同情但并没有特别印象深刻。他以前曾听過也看過了,也知道以色列總理來華盛頓的時候,兩位領導人在鏡頭前都會小心翼翼地隱瞞他們的相互仇恨,意味深長地說出所有的義務和讓以色列聲援對猶太國家安全“要求”及他們有權為“自衛”做出必要的事情。 长期以来,参谋长长期以来一直認同美国无条件支持以色列的侵略行为,尽管巴勒斯坦人对此表示抗议,大多數是投掷石块的青年和儿童,这些為弱的证据就可能被判入狱20多年只因他们的象征性宣示,這是对压迫、野蠻且非法佔用的合理的作法。这两个领导人之间排练的这种良好的亲切关系,將讓数亿美元的额外援助随之而来,会议向以色列承诺,以此作为美国对种族隔离战争罪行国家无条件的爱与信任的象征。对于参谋长来说,美国政府总是圖方便地金援以色列的叛乱者,希望他们能够停止宣揚关于他们大屠杀這種令人讨厌的口头禅,以及滾遠一點。正如Reuven Ben-Shalom在“耶路撒冷邮报”所述,“我们非常的陶醉在提出我们的情况,所以有時听我们說明是折磨人、无聊且烦人的事情。”他曾在以色列国防军担任直升机飞行员25年,曾擔任包括以色列和美国军事合作、以色列国防学院国际研究员计划這些各种国际关系职务中,並担任指揮官。 在访问期间,以色列领导人无疑地也会从华尔街兄弟会的金融重刑犯和世界上1%的富翁裡,深口袋的犹太亿万富豪成员中拎出一大笔支票。 將會被一個由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AIPAC)完全控制的基層議會組成的兩院制國會所打亂。 并将获得来自如娼妓般諂媚媒体的讚賞--特别是纽约时报--的赞美,更得到被洗腦和蒙蔽的美國公眾的掌聲。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小说中,有永久战争的寫照,无处不在的政府监视和公众操纵的形象现在是一个日漸頻繁的现实,这个星空的旗帜不再是“飄揚著自由之地和勇敢的家園“的胜利。 鉴于总统目前激动的心情,总参谋长不情愿地向他提供了总统日报简报(PDB),该报是由国家情报局局长汇编的一份機密文件,包含了中情局(CIA), 国防情报局(DIA),国家安全局(NSA),联邦调查局(FBI)等美国情报机构。就像过去几个月的總統要求一样,今天的简报內容有以色列媒体报道的摘要,这些报导总是把总统描繪为反犹太人和以色列的敌人,所以總是得不到总统的好評。 由于不斷的非法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进行的犹太定居所建设,美以关系一直处于历史低谷, 以色列人惡意的干擾與伊朗的核子談判;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谈和形成僵局。总统在2008年7月的竞选中,除了当选总统以外,不除了承諾如果當選總統,不會“浪費一分鐘”來處理中東沖突,也直言“你和我,我们要改变这个国家,我们将改变世界“,在”是的,我们可以“的欣喜若狂的歌声,所有這些將最終將證明,美國人民是多希望可以扭轉那些過去將靈魂賣給AIPAC的政客違背諾言的經驗。 因此,尽管他的选举标志着一个新的希望时代,而且他在次年过早地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总统不但没有履行他对和平和更美好世界的任何承诺,而且实际上扩大了战争权力,远远超出了他的半文盲前任乔治·W·布什的建立先例,使得在国外获得国际批准的情况下更容易使用致命武力。 就像他最近的总统前任一样,总统很快就被教导,就中东而言,以色列是通过AIPAC决定美国與中东的政策而不是白宫或国会的。以色列透過在加沙發動野蠻的“鑄鉛行動(加沙戰爭)”來指出這一點,於2008年12月27日开始的,并于2009年1月18日结束,就在总统二十号就职前两天。 “你对我有什么好处?”一位性急的总统在接受上午的通报文件时问道,并开始阅读以色列媒体报道的摘要,其中包括有争议的启示:以色列是伊斯兰国生产和销售的石油的主要采购国,伊拉克和叙利亚(ISIS)在这两个清真国家,他們每天生产2万至4万桶,产生100万至150万美元的利润。根据新的欧盟标签规定,德国最大的百货连锁店之一-拥有100多家分行和21,000名员工,将以色列产品从货架上移除,反阿拉伯同化组织Lehava(樂哈瓦)的成员,为耶路撒冷的基督教人抗议圣诞树装饰活动,他们声称是针对犹太儿童,以色列总理在巴黎会面俄罗斯总统后表示,以色列将继续通过在叙利亚采取行动保护其利益,以防止将改装的武器转移到真主党,根据犹太教署的统计,近三万犹太人是15年来最大宗的流入者,他们已经在2015年搬到了以色列,持续的為逐渐不断侵蚀对巴勒斯坦领土拓展為非法定居所,是阿里亚必要的一部分。 参谋长早已是哑剧的一部份,聲稱白宫反对以色列定居点,而立法则是由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AIPAC发起和支持的,正在制定一项贸易法案,该法案将牽涉一個将以色列和“控制以色列領土“的條款。所以即使这样的立法会违反美国长期以来对以色列和被占據领土的政策,包括以色列的非法定居点的活动,总统也会签署这项法案。该法案被称为“贸易簡化和贸易法令”,旨在加强执法规则,解决货币操纵问题,消除加强阻止贸易的法律。该法案还将包括一个针对政治动机的行为,以限制或禁止与以色列的经济关系的条款,针对从事针对以色列的抵制,剥夺和制裁(BDS)运动的公司实体或国家附属金融机构。 这一规定将使美国坚定地反对BDS,并支持美国和以色列之间加强商业联系,同时为美国贸易谈判代表通过合法的反BDS谈判目标。此外,在法案成为法律的180天内,美国政府有义务向国会报告全球BDS活动,包括外国公司對犹太国家的政治抵制。除了为在以色列经营的美国公司提供法律保护外,该法案还将使以色列适用于有争议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这违反美国长期虚伪的美国政策,明定著定居点活动是实现和平和两国解决的障碍。 即使是非常珍视“宪法”第一修正案,由AIPAC主导的亲以色列者,游说对美国国会的控制的程度变得明显,“国会不会制定尊重宗教信仰的法律,或禁止自由行使;或扼杀言论自由或新闻自由;或人民的和平安置权利,并请求政府补救申诉“-受到国会议员的威胁,誓言通过承诺削弱”第一修正案“,摧毁了对基督教徒的基层BDS运动。"我国正在使用言论自由来诋毁以色列,我们需要积极打击這件事...” 即使总统被以色列90%以上的人不喜欢,他仍习惯于国会這樣迎合以色列的犹太人,而大多数人声称赞成两国解决方式,因此巴勒斯坦的建国,实际上是在欺瞞大眾,厭惡总统因为担心他可能认真对待以色列占领西岸和封锁加沙。因此,尽管以色列对伊朗、世界的孤立和遺弃以及火箭袭击感到恐惧,但不可置信的,这种恐惧既是以色列集体良知的一种安慰之道,也是继续占领和压迫巴勒斯坦人民的理由。 "他们现在在做什么?“总统在阅读媒体报道後问道,并转向了参谋长办公室一開始阅读的第一点,有關怀疑以色列秘密服务已经落后于一系列神秘但高度的报道,对伊朗与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和美国以及德国的P5+1国家之间在欧洲的豪华酒店举行的伊朗核计划的决定性谈判进行了复杂的网络间谍攻击。瑞士安全机构突击搜查了日内瓦豪华的威尔逊总统酒店,那裡正举行了一些会谈,並怀疑发现有以色列网络间谍的证据。 总统在最后阅读了每日简报后,总统疲憊的陷在辦公黑色高背椅子,並感到沮丧。在2012年连任第二届后,总统表示:“我们想要傳達一个安全且受世界各地尊重和崇拜的国家,一个被地球上最强大的军人和最好的部队捍卫的国家,这个世界已经知道了,而且也是一个在这个战争时期之后有信心的国家,以建立在每个人的自由和尊严的基础上建立的和平。尽管宣布了“人權的自由和尊严”这种崇高的情操,但现实情况是,随着美国的援助和共谋,近70年来,巴勒斯坦人民仍然被剥夺了“自由和尊严”。 长期以来,总统總是不甘对这事实-不管以色列违反了多少国际和人权法--只要AIPAC继续以美国政府为由,美国将继续以美国纳税人提供无条件的支持,一个种族主义的种族隔离国家在国际舞台上的无耻有罪不罚的行为是为了剥夺巴勒斯坦人民的土地,以利犹太复国主义的“大以色列”的意识形态目标,和非法的獲取犹太定居点。尽管如此,美国全球援助的一半以上都是给予以色列的。 比美国政客背叛美国人更糟糕的是美国人民對自己的伟大美国梦投降-民主,权利,自由,机会与平等-一个倾向于认同美国意识形态的人例外;根据盖洛普/哈里斯投票的人,全部73%的人无法在地图上识别其本国-更不用说其他国家的地点;一个人不再能够接受任何不符合自己眨眼的偏见的无可辩驳的事实;一个没有能力超越其主流媒体思想的人的能力,90%的主流媒体由只有六家由犹太利益拥有或经营的公司控制;一个人不再准备提出困难的问题,或者以明显的政府和媒体宣传和谎言为怀疑;一个由种族对抗培育出来的人,需要不断的战争来对抗恐怖主义的永久存在和狡猾的“威胁”世界其他地方被视为对人权的最大威胁和实现全球和平的人民;一个失去所有道德和政治观点的人,就是以“超级大国”为由,以自己的榜样来领导和受益人类。 就算他的立场状况不佳,但是参谋长决定辞职,因为他感到幻滅和良心受困,因為在權力的走廊裡,“咱們人民”的痛苦哀號不會被以賄賂達成特殊利益的遊說者腐敗的耳語所淹沒:那些其民主顛覆影響力被美國最高法院的一項裁決(5比4決定),打垮了有錢人捐贈給候選人和政治委員會的總金額上限。所以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隨時可以买通政治家,控制政府的政策,损害绝大多数人,他们还没有学到民主与独裁的唯一区别是,不得不浪费时间去投票箱。 雾霭邻里,华盛顿特区 这是晚上,在已被小林香織的爵士萨克斯风音乐的气氛变得柔和的客厅里,數碼音乐系统现在正在播放她的Nothing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以前徘徊的香烟烟雾已经分散,只留下了焚化的弗吉尼亚烟草的微弱而鲜明的气体香气; 2004年份的水晶香槟木笛葡萄酒正在被啜饮,在华丽的玻璃顶咖啡桌旁边,放置在镀银冰桶的排水和向上的瓶子旁边; 作为最后一个逐漸高昂的爱情巢穴,一縷匆匆被丟棄的男性和女性設計師服裝,從黑色的軟皮革組合沙發到了臥室,在臥房裡赤裸的情侶在一張柔軟的床上,充滿激情的擁抱中被緊緊地壓在一起。 曬得黝黑的古銅色鋪在沙漏曲線的身形,被飽滿的肌肉所固定住,是規律的鍛煉和飲食控制的證明。她令人印象深刻的胸部及翹臀配上一个美麗的腰部,優雅地向下彎腰,那圓潤的肩膀與臀部構成完美對齊的,朔造出豐腴且堅挺的乳房。她那圆形轮廓的下體与上半身的美丽的側面及正面对称,且与她修長勻稱的雙腿非常匹配。每一吋的她都是诱人的畫面,充滿著平衡,和谐與的飄無的性感。 另一方面,这位中年男子帶著他些略的松弛,在他稍微下垂的腹部周圍更為明顯。尽管如此,他的身体還是保留了一些跡象,顯示在这些蹂躏之前的好身材,堕落的生活已付出了代價。 尽管如此,像大多数在权力位置上的男人一样,他有過於旺盛的性欲加上他的地位所带来的信心,使他不顧一切的讓自己的运气面對他的非法遭遇的可能性,不管怎么样、何时何地 、或与誰发生。 由於這種無所不能的感覺,他總是認為其他人也是會這樣做,讓女性的性服侍,無論是誰都會對那些掌權的男人著迷,這些女性的也是他理所當然所期望的。这种现象并不仅限于男性,對於擁有權威的女性也是終極的催情劑。 黑发的突然把头拽回来,挑衅地把舌头从他们的热情的拥抱中解脱出来,而當她從下巴往下穿過他的褲襠時,反而輕輕開始親吻他,在那裡她的舌頭來回,逗弄,挑逗他的睾丸,激起了男子氣概的騷動,並帶著粗野的期待。这样的期望得到了回應,因为她轻轻地用精心修剪指甲抚摸着他挺直的男子气概,而她柔软的舌头和嘴唇对无疑是一个可能是外在的恶魔,毫无疑问地外表斯文的丈夫表现出了感性的魔力, 且他的妻子是不把培养或增强婚姻性行为列為優先事項野心社交型的潑婦。 在这个男人似乎是經歷一个折騰性慾的時期后,女人跨坐在他的身上,右手握住勃起物,用它轻轻地按摩已经湿润的外阴嘴唇,並期待著迎接他自豪的男性氣勢愉悅的進入她深度的女性气质中。 她回忆起她十几岁的时候,不禁微笑,拉比·阿姆斯·罗森费尔德(Rabbi Amos Rosenfeld)這位家族好友,也是布鲁克林家中经常访问的人物,將會對现她有什麼想法。 他经常提醒她,无论她选择在生活中做什么,在处于任何情况一定要确保她受到控制,正是她正在做的,因为她决定了职位、步调和她将把这个被玷污和被欺骗的人,到達到大多数男人梦想但是很少实际经历的那个婚姻聚宝盆的境界的過程。 随着他的呼吸加快,他的呻吟越来越慘絕,她终于鬆了口氣了,並慢慢的確保将自己放在他興奮的阴茎上,她用温暖和潮湿的情愛巢穴包围着。 这样没有办法成為休闲的“谢谢你,女士”,因为她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使用聰明球认真地加強她的阴道肌肉,以成为阴道肌肉控制艺术的专家,许多东方女性已经掌握了如何成为高度熟练的恋人。 她现在可以用阴道紧紧握住男人的阴茎; 她可以强力地挤压和释放他的阴茎给他阴道的口头相当的; 如果他即将过早地达到高潮,可能会延迟射精; 她可以使用她的阴道肌肉以各种惊人和令人兴奋的方式来讚赏他,而她也是这样做。 事实上,他们几乎在床上静止不动享受到幸福溫度,尽管明顯的缺乏激烈的运动,她所有鍛煉好的陰道肌肉都讓男人身體的每一個肌肉高潮迭起,他的腦中現在正在被全然且純粹的狂喜所陶醉。随着他们的呼吸速度加快,他们胜利的呻吟声越来越高,阴道收缩的速度也随之增加,并藉由微妙且壮烈的臀部循环运动而进一步增强快感。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最强烈的意志也阻止不了无可抗拒的欢腾高潮,这对恋人灼热的激情直坠性爱的末日,他用双手紧搂她的臀部,并回应了她热情猛烈硬派式的推进,是如此的深入,坚硬且快速。 她的身体抽搐着伴随着每一次的推撞,并发出一声声长而响亮的尖叫声,像分娩中的女人似的。他们身体的在努力下试图摆脱每一个感觉满意的感觉,直到最后一阵疯狂的叹息和尖叫声,无法想象的歡愉的炸裂吞没了他们,并将他们推進一堆浸泡汗水和精液皱巴巴的埃及棉床单。 尽管这样的秘密幽是黑发的工作中必要的一部分,但她並不討厭這樣的工作。 而在世界各地的不同城市,城镇和村庄的酒店房间和私人住宿中,成千上万的其他潜在危险的联络人同时被播放,这个特别的一个发生在华盛顿特区的水门综合大楼:一个臭名昭着的地址, 掠食者,马基雅维利人的歹徒,还有一个“我不是骗子”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过去遇到了他们的滑铁卢,因为一些雀跃,犯罪或斗篷和匕首的阴谋。 滿足但疲惫的男人暂时睡著,幸福地忘記了晚上的性遊戲,並不是上週與黑髮偶然相遇的不經意和偶然的發展,而是一個精心策劃和執行的預定方案的一部分,作為直接左右世界事件,包括許多人認為是遲早的決定,承認巴勒斯坦人民的正義,人權和國家的歷史存在。 尽管这些决定最近以色列激烈的威胁伴随着不可避免的大屠杀,以及无休止的提醒 - 最近包括承认一些欧洲国家的巴勒斯坦国家; 在国际刑事法院提供巴勒斯坦观察员地位; 欧洲议会承认的表决; “日内瓦公约”对126个国家援引巴勒斯坦权利,敦促以色列停止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非法定居点建设。 管辖战争和军事占领的日内瓦公约在澳大利亚,加拿大或美国也没有出现过,这些国家的远离过去殖民地治理的范围远远不包括种族歧视,猖獗的剥削和无情的虐待 在某些情况下,土着居民构成预谋种族灭绝。 这种公开的巴勒斯坦发展现在正在威胁要拖延,甚至完全挫败按照以西结书的圣经预言建立“第三殿”的犹太人的梦想。 因此,需要采取严厉措施,包括加快哈巴拉 (Hasbara) - 希伯来文字面意思是“解释”,但实际上涵盖了广泛的宣传活动,促进以色列的积极方,反对消极新闻和公众的看法 - 加强误解,以色列是去年夏天在加沙遭受巴勒斯坦人民生命财产的残酷破坏,以压倒多数的最先进的武器装备,在“中东唯一的民主”中,只“以自我维护”为“最有道德的世界军队” 没有一个坦克,军舰或战斗机的飞机,为了保卫自己。 尽管如此,以色列将继续通过其强大的犹太复国主义,犹太游说组织来加强煽动任何发言和积极反对以色列政策的人的策略; 将继续推动犹太游说启发立法,批评以色列的批评; 会继续反对和破坏呃巴勒斯坦人对犹太国家执行种族隔离制度的活动分子的批评; 并将继续保持其诈骗,贿赂和欺凌行为的方式,以虚假的旗帜行动为由,保留西方勾结犹太历史的故意改写,将犹太人描绘为依附和怜悯他人的行为 相反,犹太人在犹太国家独立自主,控制自己的命运,其建立和生存必须逐渐消除,但是否定巴勒斯坦人民自己的历史和家园,强制非法促进扩大犹太定居点。 许多观察家和评论家指出,在追求这一目标时,以色列制定了一种正义的“自卫”哲学,将军事占领和执法的所有要素结合在一起,压迫巴勒斯坦人民。 这是一种哲学,将以色列犹太人定居者的性格及其种族主义精神变为个人化,因为他们的“选择的人”免除了对他们行为的责任。 这种正义的另一个后果是,一个最先进的军事和安全工业巨人的成长,肆意地依赖与其他国家的贸易,人口安抚也是其政府的必要条件。 就以色列人而言,重要的是他们不卖他们的死亡和破坏工具,包括遭受酷刑,恐吓,谋杀或甚至反犹太主义的政府 - 只要这样的销售赚取利润和伪造 与这些流氓国家联盟,以减少对以色列政策的批评。 以色列军事安全工业巨人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以色列已经在加沙和西岸冷血地进行了试验,在“几内亚”俘虏巴勒斯坦人自1967年以来, 以色列还经历了以色列的任意逮捕和拘留,这些事件是蓄意设计的,紧张的拘禁条件,扼杀被拘留者的痛苦手段,长期的隔离,殴打,退化,恐吓和对被拘留者及其家属的威胁 - 剥夺他们的尊严、危害他們人身安全。 以色列人仍然能够不受惩罚地实施危害人类罪,因为他们成功地设法继续将自己描绘成为在这场永久战争中自卫的反犹太主义恐怖主义的无辜受害者。 为了进一步促进西方民主国家宽容他们的罪行,以色列人利用对西方国家的恐怖主义行为,制定“文明冲突”的看法,西方国家和以色列分享文明价值观,要求对不文明的伊斯兰恐怖分子进行无休止的战争。 只要这种虚假的看法盛行,以色列就可以在自卫的藉口下持續对巴勒斯坦人民的种族清洗,同时诱导现在的伊斯兰西與其他西方國家打击以色列的分裂和分裂目的的现在的“恐怖主义威胁” 摧毁了中东的穆斯林邻国。 “· · · 政策是由国家领导人所决定,无论是民主国家、法西斯独裁、议会共和制,共产党专政,操弄人民的想法,都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 · 无论有声与否,人民总被领导人发号的施令所引领。这非常得容易。你只需要告诉人民,国家正受到敌人的攻击,並谴责和平主义者,说他们缺乏爱国主义,使国家面临危险。無論哪個国家這個方法都是可行的。“ 赫尔曼·戈林(Hermann Goering)(于纽伦堡审讯中向美国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吉尔伯特的阐述) 如同那个时候,以色列前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在2001年9月11日美国恐怖袭击之后,贊同了这种的論述,並说道:“这个非常好· · · 哦,也不是这么好,但这会产生同情· · · 加强两国人民之间的纽带,因为我们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恐怖,而美国现在亦经历了大规模血淋淋的恐怖攻击。 “与此同时,另一位臭名昭着的战犯沙龙(Ariel Sharon)总理一再把以色列置于与美国同样的地位,声称袭击是體現”我们共同的价值观· · · 而且我相信,我们一起可以击败这些邪恶的势力。“ 且在2001年9月19日,阿曼(Aman)- 以色列国防军最高军事情报部门- 开始散布伊拉克是九一一袭击事件的幕后黑手,这样一个公然的谎言成为新保守派强力后盾,说服美国人伊拉克战争是合情合理的。这个谎言甚至加重了当时的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 )对于“以色列认为伊拉克拥有毁灭性武器”这荒诞的认知,托尼·布莱尔是以色列的支持者,至今仍普遍被认为是个逍遥法外的战犯- 因声称伊拉克可以在发出命令的45分钟内就能发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被卷入了。如此的谎言曾经影响了西方世界对以色列”永久战争综合征“的看法,迄今为止,中东和其他地区的数以万计无辜人民不断受到创伤,流离失所,还有许多人死亡。 以色列显然有利于帮助“打败这些邪恶势力”,是犹太复国主义用来安抚特定美国人的伎俩,以及让西方国家普遍相信除了他们分享的价值观之外,以色列也是他们最坚定的盟友· · ·然而,这样的盟友拥有数百个犹太组织以及许多犹太复国主义新保守派官员的帮助,掌握了军事权位,不断推动西方与“伊斯兰恐怖主义”这场永无止尽且充满憎恨蔑视、令人发指的人权漠视猖獗的冲突· · ·很快的,康拉德·布朗和弗雷亚·尼尔森将卷入一场无尽的冲突,成为一场法外残酷杀戮的目击者,并证实了目前的以色列是一个道德沦丧的国家。康拉德赞同英国律师和法学家德夫林(Devlin,1905-1992)曾提出的观点,“对于社会福利来说,既定的道德如同好的政府都是必要的。社会崩盘瓦解的原因往往是内部因素大于外力迫害。 “ 2 星期五,12月4日 小威尼斯,伦敦,英国 伦敦的小威尼斯- 一个建于一八一〇年代的大池塘作为摄政运河與大联盟运河的帕丁顿之臂的交汇点- 是个柳树覆盖的小岛屿,是被称为布朗宁岛的圆环水路。这个小岛是以英国诗人兼剧作家罗伯特·布朗宁(Robert Browning)所命名。布朗宁曾住在附近,并为此地冠上“小威尼斯”这个名字。勃朗宁构筑了历史上最着名的文学工会之一,1846年,他嫁给了比他年长的诗人伊丽莎白·巴雷特(Elizabeth Barrett),一直到1861年6月他在佛罗伦萨她在他的怀中逝世。周边如诗如画绿树成荫的街道、宏伟的格鲁吉亚和维多利亚式阳台以及可在水道上停泊的船屋,是为平静的孤独所存在的绿洲,在这里可以停下脚步、回首,并从压迫且繁忙的城市生活中暂且逃离。 但即使是小威尼斯的宁静以及时间的流逝也没有减少康拉德·班纳的愤怒,自从去年夏天以色列发动了“保护边缘加沙地带行动”,这场冲突屠杀了数以千计的男女老少;造成大规模的无辜百姓流离失所、财产与重要公设被破坏;加强了以色列对180万被折磨的巴勒斯坦人海陆空军事的封锁;并加剧了现存的人道主义危机,世界各地的人们,包括坚持拥有不可剥夺权利的散居犹太人,对那些陷入困境的巴勒斯坦人民骇人的痛苦漠不关心,冷淡无情。更糟糕的是,重要基础设施的重建几乎是不存在的;十多万人无家可归成为流民;以色列几乎每天违反停火的协议- 包括频繁的军事入侵和对渔农民的袭击- 只会使生活更加难以忍受。在康拉德與他疏远的父亲马克和解,並开始阅读他父親的文章和书籍後,他也漸漸相信在巴勒斯坦所發生的事件。 虽然在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人权活动家对这一夏季的野蛮屠杀的反对是显而易见的,但在美国,以色列占领美国集体的头脑却被美国政治家和主流媒体的催眠术狠狠地维持在“以色列 有权自卫。“对巴勒斯坦人的长期非人化和屠杀不仅发生在巴勒斯坦境内,而且还发生在难民营的其他地方 - 例如以色列协助1982年臭名昭着的屠杀事件的萨布拉和沙提拉,这一直是以色列残酷的殖民政策 巴勒斯坦和流离失所的土着人民。 这是在萨布拉和沙提拉之后,以色列被迫加强进攻,抵御负面宣传,这是在犹太人控制的美国媒体的帮助下实现的,他们把以色列描绘成勇敢的“大卫”,反对巴勒斯坦的“歌利亚”。这样的描绘被一再地鼓舞到美国人的心灵中,从那时起他们已经扎根生机。康拉德认为,美国政府慷慨支持数十亿纳税人的美元 - 更不用说美国否决对联合国决议谴责以色列的无休止的美国否决 - 如果没有美国人民自己制度化的遵守,就不可能实现。 康拉德最终接受了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进行种族清洗的计划和持续的政策,促使他在9月下旬访问了耶路撒冷十天,探索拍摄他现在决定的纪录片的可能性,题为“应许之地” 和以西结的神殿预言。他从耶路撒冷回来后,大部分时间都是为了尽可能多地获取背景资料,以便在实际的历史事实背景下进行项目工作,而不是由一个功能失调的亲以色列教育体系和 有偏见的主流媒体。 在他的研究中,他发现了罗斯柴尔德银行王朝的引用,这使得他出于好奇,进一步挖掘和了解了这个家族在煽动世界战争中的关键作用,也影响了众多事件的进程在世界上只有百分之一的人拥有世界财富的一半的世界上,过去和现在都曾经影响到数十亿人的生活,那一个百分点的财富接近了120万亿美元,几乎是全球下半部分人口总财富的70倍;世界上最富有的85人的财富超过了世界人口的下半部分; 10个人中有7个人生活在经济不平等在过去30年不断增长的国家;那些幸运和非常富有的少数人为了自己的谋取利益而购买了政治权力,而不是那些不幸的多数人的迫切要求。 康拉德的研究显示,这一切始于1743年,当时一位儿子梅厄·阿姆谢尔·鲍尔(Mayer Amschel Bauer)在法兰克福出生,他是一位阿什肯纳兹犹太人的会计院的放债人和所有人摩西·阿姆斯切尔·鲍尔(Moses Amschel Bauer)。德系犹太人(阿什肯纳兹犹太人)是从莱茵河沿岸的中世纪犹太社区南部的阿尔萨斯(Alsace)南部到北部的莱茵兰(Rhineland)。阿什肯纳兹是这个德国地区的中世纪希伯来文的名字,因此,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就是“德国犹太人”。这些犹太人中的许多人主要向东迁移,在11至19世纪之间在东欧建立了包括白俄罗斯,匈牙利,立陶宛,波兰,俄罗斯,乌克兰和其他地方在内的社区。他们随身携带着多样化的意地绪语影响的日耳曼语言,用希伯来语写成,中世纪时期这些语言已成为德系犹太人中的通用语。尽管在11世纪,德系犹太人只占世界犹太人口的3%,但到1931年,这一比例达到了92%,现在占全世界犹太人的80%。 在黑暗和中世纪 - 当圣经被视为知识的主要来源,在重要的事情上是最终的仲裁者 - 基督教会对高利贷的顽固反对,是建立在圣经和道德上,而不是正确的商业考虑。这种反对意见也受到法律限制的反复强化,325年尼西亚议会禁止神职人员的做法。在查理曼大帝(西元800-814年)的时候,教会把这个禁令扩大到了包括外行在内的断言:“高利贷是一种交易,要求的回报多于交易。几个世纪以后,法国南部维埃纳省的西元1311年委员会 - 主要职能是在法国的菲利普四世的怂恿下撤销对圣殿骑士团的教皇支持 - 这个法国人对圣殿骑士有债务 - 宣称有人敢说没有 在高利贷的做法中的罪将作为异教徒受到惩罚。 随后在1139年,教皇无辜二世召见了第二次拉特兰议会,在那里,高利贷被谴责为一种盗窃形式,要求从事这种行为的人进行赔偿,以便在接下来的两个世纪里,隐瞒高利贷的计划受到强烈的谴责。然而,尽管如此,圣经的高利贷双重标准提供了一个漏洞,方便了犹太人向非犹太人借钱。结果,在黑暗和中世纪的长时间里,教会和民间都允许犹太人实行高利贷。许多需要大量贷款来资助他们的生活方式和发动战争的皇室,容忍犹太高利贷者在其领域,以便欧洲犹太人 - 被禁止大多数职业和土地所有权 - 发现货币赚钱,虽然有时 ,是一个危险的职业。因此,借钱被认为是犹太人固有的职业。 在旧约中,上帝据说对犹太人说:“那放在高利贷上的,就增多了,他要活着吗? 他不会活下去。。。 他一定会死的。 他的血必临到他身上“(结18:13),”不可借你的兄弟高利贷。 钱的高利贷; 虚构的高利贷; 任何借给高利贷的高利贷。在陌生人的身上,你可能借给高利贷; 惟独你的兄弟,不可借给他人,使耶和华你的上帝在你所拥有的一切地方,把你的一切手都赐给你。 “(申命记23:19-20)。 所以,虽然犹太人在法律上允许借钱给有需要的基督徒,但基督徒自己却怨恨犹太人从基督徒的不幸中赚钱的想法,是借着圣经禁止以永恒的咒诅威胁的活动给基督徒,他们可以理解犹太人的高利贷者 一种蔑视,逐渐孕育出反犹主义的根源。对犹太人高利贷的这种蔑视和反对往往是暴力行为,犹太人在贵族煽动者的煽动下被屠杀,这些人被犹太高利贷者债务,通过对会计记录遭到破坏的犹太社区的暴力袭击取消债务。 虽然对放债人的这种待遇可能是不公正的,但他们也成为几个世纪以来大多数经济问题的替罪羊; 受到哲学家的嘲笑,被宗教当局谴责到地狱; 没收财产,以赔偿他们的“受害者”; 被诬陷,侮辱,监禁和屠杀; 被经济学家,立法者,记者,小说家,剧作家,哲学家,神学家甚至群众所诋毁。在整个历史中,托马斯·阿奎那,亚里士多德,卡尔·马克思,凯恩斯,柏拉图和亚当·斯密等主要思想家总是把货币化视为重大罪恶。但丁,狄更斯,陀思妥耶夫斯基和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中的“夏洛克”人物,只不过是流行的剧作家和小说家的作品,他们把放高利贷者描绘成恶棍。 然而,摩西·阿姆谢尔·鲍尔(Moses Amschel Bauer)却在某个时间和某个地方居住,在这个地方他被允许有一定程度的宽容和尊重他的生意,在其入口处吹嘘一个红色的,六角星,几何和数字代表了666-六点, 六个三角形和六面六角形。然而,这个看似无害的标志注定要在犹太复国主义思想和以色列国的诞生中发挥重要作用。1860年代,当阿姆谢尔·鲍尔在汉诺威一家偶喷海马拥有的银行工作时,这种命运便播下了种子,他的熟练程度使他成为了冯·埃斯托夫将军的小伙伴和社会熟人。在回到法兰克福接管他死去的父亲的事业时,阿姆谢尔·鲍尔意识到了红色标志的潜在意义,并相应地将他的姓氏从阿姆谢尔·鲍尔改为·罗斯柴尔德,因为“Rot”和“Schild”是德语中的“红色”和“符号”。六颗指向明星,狡猾和坚定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操纵,最终将在大约两个世纪之后结束在以色列国旗上。 在后来听说他的前熟人冯·埃斯托夫将军被哈瑙王子威廉王子附属后,罗斯柴尔德借口以折扣价出售埃斯托夫珍贵的硬币和小饰品,并以自己的知识为基础, 对威廉王子本人的介绍,他很高兴能以折扣购买这种稀有物品。罗斯柴尔德还为王子可能带来的任何其他事务提供佣金,成为王子的亲密伴侣,并最终与其他皇室成员做生意,他总是以这种方式颂扬恶言, 与威廉王子: “在不同时期为贵族的宁静王子而服务,这是我特别高兴和幸运的,并感到非常满意。我随时准备尽我所有的精力和全部的财富,为将来的贵人平静地服务,请你指挥我。如果你高贵的王位安宁将我作为殿下的法院因素之一进行区分,那么为此我会给予一个特别有力的激励。我敢大胆地恳求这个,更有信心保证我这样做是不会有任何麻烦的; 而对于我来说,这样一个特殊的东西,将会在我感到肯定的许多其他方面帮助我,从而在法兰克福这个城市创造属于我自己的方式和财富。“ 罗斯柴尔德最终在1769年被威廉王子聘请,监督他的财产和税收,并允许挂起一个商业标语,吹嘘“M. 答:罗斯柴尔德,哈瑙威廉王子殿下,任命他为陛下。 二十年后的1791年,在美国,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 财政部首任秘书,乔治·华盛顿内阁的有影响力的成员,以及一位熟练的罗斯柴尔德经纪人 - 帮助成立了一个罗斯柴尔德银行,美国的银行。汉密尔顿将成为美国长期政治家们中的第一个,他们今天仍然为了促进犹太人的利益出卖一笔美元而背叛自己的国家。 而在欧洲,从1804年到1814年的法国皇帝拿破仑·波拿巴宣布,他打算在1806年把赫斯 - 卡塞尔的房子从统治权中除名,并将其排除在权力之外。这迫使威廉王子逃往德国去了丹麦,同时把大约三百万美元的大约资金托付给罗斯柴尔德保管。同一年,梅厄·阿姆谢尔·罗斯柴尔德的儿子内森·迈耶·罗斯柴尔德(Nathan Mayer Rothschild)与一位富有的伦敦商人的女儿汉娜·巴伦特·科恩(Hannah Barent Cohen)结婚,并开始将自己的生意转移到伦敦。 当第一任男爵弗朗西斯·巴林爵士和亚伯拉罕·戈德兹米德爵士于1810年去世时,默罕默德·罗斯柴尔德默认成为英格兰的主要银行家,而他的兄弟萨洛蒙·迈耶·罗斯柴尔德(Salomon Mayer Rothschild)则前往奥地利在维也纳成立了冯·罗斯柴尔德银行(M. von Rothschild und Söhne Bank)。 回到美国,罗斯柴尔德美国银行的章程于1811年耗尽,国会投票反对与安德鲁·杰克逊续约 - 后来成为第七届美国总统(1829-1837) - 指出“如果国会有权利 发行纸币的宪法,给予他们自己使用,而不是委托给个人或公司。“ 这引起了一个不为所动的内森·迈耶·罗斯柴尔德的回答:“要么续约的申请被批准,否则美国将卷入一场最灾难性的战争”。杰克逊反驳道:“你们是小偷,毒蛇,我打算把你们赶出去,由永恒的上帝把你们赶出去。”罗斯柴尔德的反应是承诺“教导那些无礼的美国人一个教训。把他们带回殖民地位。“ 因此,英国在1812年宣布对美国的战争得到了罗斯柴尔德资金的出人意料的支持,以期造成美国积累的战争债务,迫使其投降,从而便利延长罗斯柴尔德所有的美国银行的章程。同一年,迈尔·阿姆谢尔·罗斯柴尔德去世,他的遗嘱中将列出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具体指示,包括家族企业的所有关键职位只由家庭成员担任; 梅尔还有五个女儿 - 这样没有罗斯柴尔德名字的罗斯柴尔德犹太复国主义王朝的传播也变成了全球性的东西, 该家庭是与其第一和第二堂兄弟通婚以保存家庭财产; 没有公布Mayer遗产的清单; 在继承的价值方面不应采取任何法律行动; 而长子的长子要成为家庭的主人,这个规定只能在大多数家庭另有约定的情况下才能推翻。这一切立即生效,内森·罗斯柴尔德成为家族的领导人,而雅各布·迈耶·罗斯柴尔德(Jacob Mayer Rothschild)则前往法国,在巴黎设立了德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 Frères)银行。 关于哈瑙威廉王子给迈耶·阿姆谢尔·罗斯柴尔德妥善保管的300万钱的命运,1905年版的“犹太百科全书”第494卷第10页指出: 传说这个钱藏在葡萄酒桶里,逃离了进入法兰克福的拿破仑士兵的搜索,在1814年在同一个桶里完好恢复,当时哈瑙威廉王子的选民回到了德国。事实有点不那么浪漫,而且更加务实。“ 333/5000这意味着罗斯柴尔德从来没有将这笔钱归还给百科全书,他补充说,“内森·迈耶·罗斯柴尔德向东印度公司投资了这笔价值300万美元的黄金,知道惠灵顿的半岛运动将需要这笔钱。”然后,内森拿走了赃款 “不下四个利润”。 1815年,五位罗斯柴尔德兄弟通过向惠灵顿和拿破仑的军队提供黄金,利用双方资助战争的政策。由于他们拥有遍布欧洲各地的银行,罗斯柴尔德人拥有独特的秘密路线和快速信使网络,他们是唯一被允许通过英法两国线路的代理人。这就意味着他们一直公布战争的进展,使他们能够根据收到的情报在证券交易所买卖股票。 当时英国的债券被称为领事,内森·迈耶·罗斯柴尔德指示他的雇员开始出售这些债券,以使其他贸易商认为英国正在失去战争,并导致他们开始恐慌性抛售,从而看到了领事的价值。然后指示罗斯柴尔德的雇员谨慎地开始购买所有可用的领事。当英国实际上赢得了这场战争的时候,领事的价值上升到了一个更高的水平,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投资回报率大约为20比1。 这使得罗斯柴尔德人完全控制了英国的经济,拿破仑的失败帮助伦敦成为了世界的金融中心,这个中心要求建立一个新的英国银行,由内森·迈耶·罗斯柴尔德控制,他吹嘘说:“我不在乎什么傀儡 英国的王位统治太阳从未设置的帝国。控制英国货币供应的人控制了大英帝国,而我控制着英国的货币供应。“ 这种控制使得罗斯柴尔德家族可以用他们的五家欧洲银行来代替国家之间运送黄金的方法,建立今天仍在使用的纸币借记和贷记制度。在控制了英国的货币供应之后,罗斯柴尔德家族开始积极地为美国的一家中央银行续约。该银行将成为联邦储备银行和实际上控制和执行该国货币政策的联邦储备系统的一部分:一个被骗人没有认识到他们不是民主公民的国家,但 在富裕阶层下降的富有政治性的主题中,富有的富豪们和那些永远不会破坏的穷人不可避免地破坏了美国的社会结构,破坏了典型美国梦的所有幻想。。。 梦想变成了一场噩梦,超过4200万美国成年人(其中20%持有高中毕业证书)无法阅读; 其中五千万人只能读四年级或五年级; 全国约有百分之三十的人口是文盲或文盲。 文盲人数每年增加估计达200万人; 有30%以上的高中毕业生和42%的大学毕业生在离校后都不读书; 美国80%的家庭今年不会买书; 大多数文盲不会投票; 那些投票的文盲将会这样做 基于无保留的政治宣传口号补偿了他们缺乏认知和批判性思维能力; 甚至那些大概是有识字的退却的人也开始陷入基于形象文化的恶性后果之中。 “对于现代人来说,喜欢标志着事物的标志,复制到原来的,表象到现实,表象到本质。。。 错觉只是神圣的,真相亵渎。“ 路德维希·费尔巴哈(Ludwig Feuerbach: 1804-1872) 3 星期六,12月5日 法国巴黎第十区 马特尔街上的咖啡厅是第二个,在十区域内, 马列克·班纳比(Malek Bennabi)在过去一周内曾经访问过的地区,而且与前一次的接触一样,皮埃尔已经坐在一张桌子旁边的椅子上,假装的缺席溺爱 剩下他的咖啡和“Pain au chocolat”(巧克力面包)。没有表现出任何承认的迹象,马列克走到桌前,朝着一个空位坐着,然后把他的帆布搁在桌子的下面,旁边是属于皮埃尔的类似桌子。他们两个都没有说话,马克已经下了命令,并与他的黑咖啡服务不久,皮埃尔请求女服务员带来l'addition(法语的“账单”),留下8欧元的碟子作为付款和酬金,从桌子上升起,拿起马列克的手提,而不是他 自己的,没有像马列克那么一瞥,不经意地走出了咖啡馆。 正如马列克喝了一口咖啡,他毫不吝啬地记下了其他顾客的心情,所以当他离开咖啡馆时,他可以检查他没有被跟踪。尽管由于毫无顾忌地蔑视法国最大最强大的情报机构,他对这种可能性缺乏关注,但国内安全总局- Direction Générale de La Sécurité Intérieure(DGSI) - 马立克总是采取预防措施,远远低于其安全雷达。DSGI负责广泛的责任,包括反间谍,反恐,打击网络犯罪和监视潜在威胁的团体,组织和社会现象。 大约十五分钟后,当他喝完咖啡后,马列克离开咖啡馆,在马特尔街上向南走,这是一个很窄的地方,让他很容易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因为他还穿着一对后视监视器 墨镜。他在Rue Des Petites Ecuries路口左转,走到附近的Chateau D'eau地铁站,在第18区找到了一条4号线地铁到Château Rouge,他住在阿拉伯区一个非常适中的一室公寓里,就在Boulevard Barbes街旁边。 马列克一进公寓,就把地板放在地上,从口袋里掏出iPhone,在出门前看了他拍的房间照片。他在离开前总是拍一些照片,以便在他回来的时候能够检查到没有任何事情被打扰,也没有进入的迹象。当他满意自己没有什么动静,他随机抽出的抽屉完全处于同一个位置时,他删除了照片,关上了窗帘,打开了灯。 马列克把桌子放在桌子上,拉开拉链,拿出他已经知道在50欧元纸币上有2万欧元的大马尼拉信封。然后,他拿出长方形的包裹,解开它揭示捷克制造的VZ58突击步枪 - 一种燃气操作,杂志喂食,选择性的射击武器,每分钟可以发射800发子弹 - 肩吊带,折叠钢材和两个 空的轻质合金杂志30圆容量。在熟练地检查机制是否上油并运转良好之后,他用棕褐色的重蜡纸小心翼翼地重新包装了这把武器,并把钱放回他准备交给兄弟阿齐兹和拉希德·加尔比的手中, 此前已经提供了一个类似的VZ58和两个空的杂志。接近预定的袭击日期,他将拿起120发子弹与一个不可追踪的手机,电线,雷管和C-4(RDX)塑料炸药,他们知道这是在凯达组织的爆炸物培训标准课程,是恐怖袭击的首选爆炸物。 马列克瞥了一眼手表,以确认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与阿尔及利亚移民家长为他即将进行的行动招募的那些有些不平衡的狂热分子的兄弟们举行一次会面。兄弟们 - 从第十九区边缘的一个被剥夺的地区,不期望在法国社会有利害关系,他们受到了不良教育,经常失业,被边缘化,并且在开始进行毒品交易和武装之前,最初一直依赖于轻微罪行 抢劫。他们在第十九区的清真寺中被一位富有魅力的革命宗师的人物激励和激化后,成了潜在的恐怖分子。吗列克总是在位于交通便利的MarchéBarbès上,在同名大道的高架2号线La Chapelle地铁站下面与他们见面。主要是阿拉伯人和非洲人的飞地,每星期三和星期六市场的疯狂喧嚣为他们定期偷偷的会议提供了一个理想和安全的环境。 自从两年前来到巴黎,假冒英国出生的阿尔及利亚公民的护照后,马列克的部分封面已经包括在第18区的敦刻尔克街的一家酒吧里工作。他流利的阿拉伯语,对古兰经的可靠的认识以及对中东政治的浓厚兴趣,使他逐渐深入阿拉伯穆斯林社区。 在被派往巴黎作为“睡眠者”之前,马列克通过参加在巴基斯坦的巴基斯坦塔利班(TTP)管理的恐怖主义训练营赢得了他的热情,在巴基斯坦任何时候都有大约二十人受训。参加这样的武装训练项目是非常困难的,特别是对于外国人来说,由于安全漏洞导致包括无辜平民在内的美军无人驾驶飞机袭击造成的伤亡,可以理解为可能是间谍。对于那些通过筛选过程的人来说,每一天的训练总是从晨祷到麦加开始,随后谈谈圣战的重要意义。然后,老练的圣战者,或者巴基斯坦前服务情报局(ISI)的前成员偶尔提供身体训练和操作训练。新兵被教导如何处理小型武器,如AK-47,PK机枪和火箭推进榴弹发射器(RPGs)。还指示他们采取攻击军车队和种植地雷的战术。比普通好的学生,如马列克,还有更多的专门培训制造炸弹和作战安全。晚上的训练是为了灌输,包括几个小时观看西方暴行对穆斯林的视频,以加强新兵对圣战的动机。 在所有各种宗教和世俗恐怖主义运动中,圣战恐怖主义被认为是最危险的恐怖主义运动之一,因为它将伊斯兰教意识形态与伊斯兰文本相结合 - 可以有不同的解释 - 允许圣战恐怖分子采取极端主义的解释来证明其使用 以捍卫真主的统治,捍卫伊斯兰教,建立哈里发(一种由哈里发为首的伊斯兰政府的形式)为幌子的无端暴力。 然而,这并不是圣战主义兴起背后的唯一原因,而更可能是主要的动机因素包括历史,意识形态,社会文化和政治叙述。 历史叙述涉及穆斯林世界的中世纪(5 - 15世纪)的优越性,在军事,哲学和科学方面比基督教或其他主要文明更为先进。因此,西方基督教作为一个扩大而强大的帝国主义文明的崛起被证明是造成曾经强大的伊斯兰世界衰落的主要因素。因此,对于圣战者来说,使用暴力来捍卫伊斯兰教是反对西方全球化的合理手段。 意识形态上,通过努力激励和集体统一不同的人,以保护伊斯兰教的共同目的,圣战恐怖主义使其追求目标合法化,并为圣战分子利用暴力来实现目标铺平了道路。然而,圣战分子对伊斯兰文本的这种极端主义的解释,给批评伊斯兰教的人带来了一种机会,认为圣战是伊斯兰教不宽容和暴力的宗教的延伸。 伊斯兰社会文化价值观的捍卫也成为圣战主义出现的一个动力因素,圣战主义者的观点依据一系列观念,制度,价值观,规定和标志,被世人所看待和反应。由于“社区”这个概念在穆斯林中占据了统治地位,所以他们不把自己看作是个人,而是把自己当作社会的一部分,合法地用暴力来反对西方的影响力和权力。 讲述穆斯林所遭受的不公正和痛苦的政治叙事是帮助激发和促成圣战恐怖主义兴起的另一个重要因素,认为西方殖民主义负责破坏穆斯林世界的政治统一的概念和可能性 全世界的哈里发法则。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也被指责故意的以色列煽动阿拉伯世界的分化,以“政权更迭”来促成西方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 以色列继续侮辱和迫害巴勒斯坦人民;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帝国主义,在阿富汗,伊拉克和穆斯林世界其他国家的西方军队的存在下,给世界上的穆斯林造成不公正和严重的困难; 以及其对沙特阿拉伯等应受谴责和镇压的中东政权的不合情理的支持。 另一方面,沙特阿拉伯的地区性恶作剧旨在保留沙特王室成员完全控制国家的石油财富和人民。这个由数千名穆罕默德·本·沙特后代,他的兄弟以及现任阿卜杜勒阿齐兹·本·阿卜杜勒·拉赫曼·沙特后裔统治派组成的这个神秘的王朝享有绝对君主制的权力,没有任何政党或全国选举。任何具有挑战性的政治活动或异议,都是由缺乏陪审团审判的司法系统严肃处理的,而且几乎没有任何人权手续。被逮捕的人 - 通常没有被逮捕或接触律师的理由 - 遭到虐待和酷刑,一直持续到供词被提取。沙特人的思想和行动自由受到了政府承认的木塔维恩- 宗教警察的注意力的进一步限制 - 他们的道德败坏经常侵犯公民隐私,越过了理智的界限。因此,在邻国的“阿拉伯之春”的想法是沙特统治者的一个可恶的概念,他们采取措施确保自由蔓延没有越过沙特领土。 因此,沙特阿拉伯在以色列的秘密帮助下,正在给中东和北非国家造成混乱和流血,向基地组织和其他Takfiri网络(指责其他穆斯林背叛的穆斯林)提供数百万美元的军备,这些网络是 通过煽动宗派纷争,破坏伊拉克,黎巴嫩,利比亚和叙利亚一度引以为傲的文明稳定和破坏。为了自己的利益,沙特阿拉伯也不知不觉地帮助实现了以色列在围绕它的主要穆斯林国家的政治动荡和混乱(分而治之)的愿望。从沙特的角度来看,以色列作为一个国家的存在,服务于海湾国家的阿拉伯人口,把重点放在了以色列这个敌人身上,而不是他们自己的专制君主国,而这些君主国并没有受到宪法的约束。 沙特阿拉伯干涉叙利亚的动机就是希望消除伊朗的地区影响。所有关于支持叙利亚民主的言论都只是一个政治性的哑剧,其实际目标是在大马士革装置一个服从沙特阿拉伯的政权,而这又意味着服从和受到美国,以色列和地缘政治控制的地位 这些盟友是构成敌对帝国主义对伊朗的敌对势力的盟友。与此同时,英国,法国和美国还在继续孜孜不倦地声称,他们支持叙利亚的“民主起义” - 一种委婉的政治变革的委婉说法 - 当然是那些虚伪地声称自己是“ 倡导“自由与人权”。然而,这种说法只不过是一种西方的犯罪阴谋,同时也是与以色列的计划相吻合的,并且是为了维护西方对原油的封建式海湾独裁者的利益。因此,圣战事业是马纳克·本纳比全心全意参与的事情,特别是关于目前西方教授另一场恐怖袭击的计划。 法国巴黎第8区 在与马列克交手并离开咖啡馆之后,皮埃尔 - 一个不起眼的特征和方式确保他始终没有注意到的人 - 走到Faubourg-Poissonière(杜杜布 - 泊松尼)路附近的停车场,在那里他拿起他那不起眼的雷诺克里欧,开车去 他的公寓在第八区的欧洲区。皮埃尔尽管态度谦和,但仍然坚决阻止与邻居在公寓区内的社会交往。他没有自己的公寓,像世界各地的许多城市一样,他们不是长期租赁就是租用房屋,或是直接购买摩萨德的房屋。公寓门已经防爆,窗户防爆,玻璃能够偏转扫描仪。皮埃尔是一个摩萨德katsa. 摩萨德是以色列情报部门,负责规划和开展以色列境外的特别行动; 秘密海外活动,包括情报搜集; 发展和维持特殊的外交和其他有利的关系; 阻止伊拉克和伊朗等被视为敌视以色列的国家发展和采购非常规武器; 防止针对国外以色列目标的恐怖行为; 把犹太人从以色列没有正式的阿利亚犹太人机构的国家带回家; 并提供战略,政治和行动情报。 皮埃尔六个月前在巴黎完成了最新任务,因为之前他曾经在阿拉伯语,法语和德语的流利程度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因为他是一名商人,软件销售代表,自由摄影师甚至是旅游指南 同时使用不同的别名,“洗过”的护照和摩萨德研究人员精心编写的履历细节。他作为代理人的价值和成功主要是由于猫的特点,其中包括一个耐心的掠夺性本能,对人的优势和弱点的认识感,和过度的说服力,这是成功操纵人的基本素质。 正是这些特质使他十多年来成为摩萨德帮助秘密建立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伊斯兰国)的最有效的代理人,其招募,武器供应,财政支持和发挥关键作用的意识形态 在向恐怖主义分子提供行动的最初动机和他们关注其选定目标的视角方面发挥作用。 这些目标被认为是合法的,值得受到攻击,包括个人和机构被认为是反对伊斯兰国的基于思想的原则和道德框架。以意识形态为基础的宣传还为恐怖分子和世界其他地区提供了利用野蛮暴力的理由,正如以色列为对巴勒斯坦人民的犯罪残暴行为的“自卫”理由所做的那样 - 向受害者 刻画成“强迫”攻击者猛烈反应。 由于犹太复国主义控制/恐吓主流媒体和西方普遍流行的普通公众,几乎没有人质疑为什么以色列主要和谴责巴勒斯坦人,伊朗人,叙利亚人和黎巴嫩人,而不是基地组织, Al-Nusra和ISIS?为什么这些团体要对以色列的阿拉伯敌人发动战争,而不是针对以色列呢?首先,负责领导反对叙利亚政权的穆斯林兄弟会负责人不是住在贝鲁特,开罗,利雅得,或德黑兰,而是住在特拉维夫。实际上,以色列高度原则的国家通过提供医疗援助,基本武器训练和彻底的军事援助,比穆斯林恐怖主义集团更受恩人和朋友的欢迎,而不是被以色列视为死敌的阿拉伯政权。此外,根据与北约和以色列政府签约的智库,西方不应该摧毁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进行种族灭绝和种族清洗少数群体的伊斯兰极端组织伊斯兰国 - 因为所谓的伊斯兰国“可以 破坏伊朗,真主党,叙利亚和俄罗斯的有用工具。 以色列由摩萨德暗杀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死亡队入侵的行为是由宗教狂热分子,半文盲和野蛮的犯罪分子进行的,他们对伊斯兰知之甚少,但却讽刺地保留了对以色列的公然仇恨,因为他们不知道 以色列是他们的主要赞助者,或者根本不能理解任何东西,而不是他们被领导人经常听到的那些经常被以色列人接受的,政治上不正确的东西只能被形容为“公然的以色列贿赂”。实际上,对于大多数圣战者来说,唯一的考虑和主要动机是接受谚语“三十块银子”,而不用提问 因此,以色列倾向于勒索,贿赂,或者为其“雾里看花”的战略而购买新兵,这使得它狡猾地制造了哈马斯 - 它所谓的大敌 - 为了分裂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巴解组织)和法塔赫; 使其能够直接参与在其他中东国家实施伊斯兰恐怖主义; 并使其能够在其控制的领土内建立“假的”基地组织,从而为其虐待巴勒斯坦人民辩护。 因此,尽管显然与哈马斯进行了致命的敌对行动,但当时的总理梅纳赫姆·开始的以色列政府却在1978年试图破坏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亚西尔·阿拉法特的领导层,批准了谢赫·艾哈迈德·雅辛申请建立 被称为伊斯兰教协会的“人道主义”组织,或者是“圣战者”。原教旨主义的穆斯林兄弟会是这个伊斯兰教组织的核心组织,在以色列的帮助下最终成为哈马斯,根据现任和前任美国情报官员的说法,他们于七十年代后期开始直接和间接地向哈马斯提供财政援助,以便利用哈马斯 作为通过利用竞争性的宗教替代品来平衡世俗的巴解组织。以色列人也知道在自己的国家主持和指挥了恐怖主义雇佣军训练营,以便生产供阿拉伯世界使用的特制雇佣兵。 在被转移到巴黎之前,皮埃尔曾经发起了一项行动,涉及西奈半岛从西奈 - 拉法内部运作的一个武装组织,即圣地的卫士,或耶路撒冷的勇士安萨尔·拜特·马克迪斯。据报道,这个小组隶属于当地活跃的穆斯林兄弟会,同时承诺效忠伊斯兰国。这个小组已经连续数个月威胁到边境两侧的平民遭到致命的袭击。由于这些袭击,埃及军方下令撤离居住在埃及 - 加沙边界之间的拉法镇的平民。 埃及希望通过撤离拉法并在12公里长的边界上实施一个缓冲区,以确保边界的安全,停止向武装组织流动武器,并防止半岛进一步发生袭击。埃及的缓冲区影响了1万多居民,吞并了大量的农田,并破坏了这两个社区,造成数以千计的埃及人和加沙巴勒斯坦人无家可归。埃及的行动又是巴勒斯坦人继续无视巴勒斯坦人困境的一个例子,也加剧了加沙最后一次进入外部世界的过程,拉法本身在加沙和埃及之间分裂。以色列欢迎2001年在加沙周围建立类似的加沙地带,这是一个三公里宽的地带,占加沙地带44%的地区。 虽然与其他许多情报机构相比,备受嘲讽的摩萨德人数相对较少,但通过建立海外资产网络和协助当地情报收集和间谍活动的“唾液”(志愿者助手/助手),提高了它的作战效能。Sayanim是非正式的犹太人外交人员,他们是在充满激情的前提下招募的,他们通过提供以色列及其代理人的援助和/或支持,在他们自己的职业能力范围内 - 无论是银行家,商人,公务员,社区 领导人,公司经理,医生,记者,政治家等等 - 他们会帮助拯救犹太人的生命。Sayanim,其中包括犹太人代表委员会成员,这是全国社区最高管理机构,他们没有为他们的服务付钱,他们只是对以色列奉献和责任感而付出代价。 除了其他职责之外, Katsas或者外地情报官员还监督sayanim,他们的帮助可以从单调到战略重要性,例如提供住宿,医疗,后勤支援和经营融资。Sayanim经常与他们的katsa主管保持联系,他们定期向他们提供当地的新闻和信息,包括八卦,谣言,广播或电视上的物品,报纸上的文章或报道,以及任何可能对摩萨德及其代理人有用的东西。Sayanim还收集了技术数据和其他各种明显的情报。 Sayanim尽管经常被认为是社区中的优秀成员,但仍然通过密切参与摩萨德情报网络,而过着双重生活。这种参与 - 尤其是在美国,由于许多着名的美国犹太人也具有以色列公民身份而引发的忠诚问题 - 导致犹太人散居犹太人被指责对以色列的忠诚度高于对祖国的忠诚度。对这种性质的批评被犹太人简单地否定为反犹太主义。情报来源估计,全球sayanim网络超过10万。 另一方面,与sayanim不同的是,资产不一定是犹太人,包括前任和现任的英国首相,前任和现任法国总统,前欧洲国家议员和现任议员,当然也包括美国国会两院议员中的大多数成员。使用政治,媒体或其他重要行业的资产 - 或非官方的“势力影响力” - 使以色列能够在确保其非法行动和政策始终被视为政治 并以最积极和最热烈的词语被媒体报道。 摩萨德被认为是成功和名声 - 就像以色列本身 - 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被允许摆脱其他国家情报机构所不能容忍的那种非法活动。 皮埃尔的巴黎任务是实施另一个以色列的虚假国旗行动,这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反犹太主义,也可能是伊斯兰恐怖分子袭击西方公民认为自己享有的珍贵“自由”的恐怖主义袭击。由于皮埃尔参与这种行动,他从经验中知道,成功取决于一些重要的因素,包括一个指挥机构,有暗影不明的个人煽动和资助这项行动;招募一个或多个主流媒体关注的一个或多个智商低落的家伙,他们将成为1963年11月约翰·F·肯尼迪总统遇刺时李·哈维·奥斯瓦尔德(Lee Harvey Oswald)所谓的肇事者/肇事者;在组织和煽动袭击时,使用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个人保持匿名和不可见的态度,以致有罪的归因于堕落的人;并最终对企业主流媒体进行必要的控制或影响,这些媒体的发布错误信息的合规性欺骗了广大公众认为低智商的傻瓜是负责任的,而不是看不见的,难以捉摸的煽动者及其专业操作者。 以色列的胆大妄为进行这种行动的能力逍遥法外,事实证明,即使其假旗操作失败或遭到揭露,它也没有得到报复,但仍然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就像以色列秘密事务所的情况一样 代号为“苏珊娜行动”的行动于1954年在埃及进行,涉及招募埃及犹太人在埃及,美国和英国拥有的平民目标,电影院,图书馆和美国教育中心内种植炸弹。这些爆炸事件是穆斯林兄弟会,埃及共产党人,民族主义者和各种不满者的罪魁祸首,目的是制造一个暴力不稳定的环境,导致英国政府在埃及苏伊士运河区保留其占领部队。事实证明,这次行动中唯一的一个伤亡事件发生在他们中的一个人被炸到一个电影院里,这个电影院过早地被放在口袋里,导致这个团伙被抓获,两个共谋者最后自杀,审判, 定罪和执行两个人。 虽然这次行动是失败的,但是却通过触发一系列事件来回应以色列的目的,这些事件至今一直响彻中东权力关系,包括进行假旗操作的八名埃及犹太人的初步公开审判和定罪; 以色列向加沙发动报复性军事入侵,造成39名埃及人死亡; 随后的埃及和苏联军火交易激怒了美国和英国的领导人,他们因此撤回了先前对建造阿斯旺大坝的财政支持; 埃及总统纳赛尔宣布苏伊士运河国有化,以报复撤回这一支持; 随后的1956年,以色列,英国和法国三方入侵苏伊士失败,试图推翻纳赛尔。在入侵失败之后,法国扩大并加速了与以色列的核合作,最终使得犹太国家能够制造核武器,尽管美国总统肯尼迪反对,后来暗杀了以色列的摩萨德。 十多年后的1967年6月8日,以色列故意没有标志的战斗机和海军鱼雷艇袭击了西奈半岛以北国际海域的一艘海军技术研究船“自由号” - 造成34名船员死亡,170人受伤, 严重损害了这艘船,以便指责埃及人进行这次袭击,以便把美国带入以色列的战争。以色列对这艘船被认为是埃及人的解释后来一再遭到船上的美国军官的反驳,他们确信以色列的意图是要把它们打倒;一名以色列领导飞行员声称立即认定这艘船是美国人,但已经通知他的总部,但被告知无视美国国旗并继续进攻,拒绝这样做,返回基地被捕;由当时的美国驻黎巴嫩大使证实大使馆的无线电监测已经听到飞行员的抗议;由一位在战争室内的双重国籍的以色列专家声称毫无疑问,自由美国人是美国人;由参与军事调查的一名前海军律师声称,这项调查是由约翰逊总统和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指示的,“尽管有大量的证据证明袭击是”错误的身份“ “;并由前任参谋长主席在花了一年的时间调查事件后得出结论,这是“经典的全美掩盖之一。 。 。为什么我们的政府会把以色列的利益放在我们自己的前面呢?“ 然而,这次袭击事件仍然是美国历史上唯一的一次美国军方未经美国国会或受害者及其家属的调查而遇害的海上事件。美国政府没有妥善调查袭击事件,向以色列人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如果美国政府 - 由一个胆小怕事的总统约翰逊领导的,像他的前任约翰·肯尼迪那样害怕结束 - 没有勇气 惩罚他们谋杀美国军人,然后他们可以逃脱任何事情。 美国政府未能充分调查对美国的袭击事件,随后在2001年9月11日被称为“9·11”事件的情况下,以更大规模重演,这次袭击事件是对包括世界双子塔在内的象征性美国地标 纽约曼哈顿下城的贸易中心(WTC)。虽然被认为是美国力量的纽约天际线的象征,但世贸中心的建筑物不仅使纽约港务局维持了数百万美元的维护费用,而租赁权也在下降,而且由于其钢梁已经造成严重的健康危害 在施工期间几十年前喷洒了耐火石棉。因此,在2001年输了多年的诉讼后,港务局负责清除可能花费数十亿美元的石棉。但尽管如此,拉里·西尔弗斯但公司(Silverstein Properties)的老板犹太商人,西尔维斯坦房地产的老板,也是本杰明·内塔尼亚胡的一位非常亲密的朋友)在9/11之前的几个月里通过犹太复国主义的亿万富翁刘易斯·艾森伯格(Lewis Eisenberg)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和纽约港务局局长。 西尔弗斯坦于是每天早上在世贸中心壮观的“世界之窗”餐厅养成与女儿共进早餐和咖啡的习惯,但在2001年9月11日上午,他碰巧和皮肤科医生约好了。对于西尔弗斯坦来说,同样偶然的事实是,他已经不仅使建筑物的保险覆盖面翻了一番,而且还确保这样的覆盖面包括恐怖主义行为,以至于随着犹太人的谩骂,他向保险公司提起诉讼, 因为两架飞机在世贸中心的双子塔上坠毁。西尔弗斯坦因此得到了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幸运,几乎所有的9/11事件都是通过像西尔维斯坦和艾森伯格一样的法官艾尔文·赫勒斯坦(Alvin Hellerstein)来进行的,他也是一个与以色列有密切联系的狂热犹太复国主义者。不用说,西尔弗斯坦的要求得到了法院的承认,他被支付了45.5亿美元。 巧合的是,赫勒斯坦的律师儿子和妹妹都从美国移民到占领区的正统犹太复国主义定居点。赫勒斯坦和他的儿子曾经为Stroock,Stroock&Lavan LLP这个着名的犹太律师事务所工作,他除了代表罗斯柴尔德家族和其他高级犹太复国主义者外,还与民事法庭,法律 援助协会和城市律师协会,以建立一个项目,以应对数以千计的在9/11事件中受到物理损坏或以其他方式破坏的小企业。 在2002年公共广播电台(PBS)的一部纪录片“美国重建”中,西尔弗斯坦承认共谋控制拆除了一座47层高的摩天大楼WTC-7,这座摩天大楼在6.5秒内坍塌,并从保险公司那里收回了8.61亿美元。拆除专家们一致认为,所有世贸中心建筑物倒塌的情况只能发生在被拆除建筑物的情况下,而且互联网上不乏有关以色列卷入以色列/犹太人指纹的信息, 11次袭击。 除了西尔弗斯坦之外,“9·11”事件中的其他一些犹太人还包括纽约私有化委员会的董事会成员罗纳德·S·劳德(Ronald S. Lauder),他推动了世贸中心的私有化;纽约港务局主席刘易斯·艾森伯格(Lewis Eisenberg)授权向西尔弗斯坦租赁世贸中心大楼; Kroll Associates的所有者约尔克罗尔(Jules Kroll)在WTC有合同运行安全;负责Kroll Associates的叶罗慕哈瓦尔(Jerome Hauer)从1996年到2000年一直担任市长鲁迪秋丽安尼(Rudy Guiliani)的应急管理办公室。系统规划公司的系统规划公司(Rabbit Dov Zakheim)拥有接管飞机并通过遥控飞行的技术 - 在五角大楼审计员从2001年5月4日到2004年3月10日期间,五角大楼负责监督两个大笔资金的消失,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报告说有大约2.3万亿美元失踪; 麦克穆卡西(Michael B. Mukasey) - 负责监督西尔弗斯坦和保险公司之间的诉讼的法官,确保西尔弗斯坦获得数十亿美元的善款。迈克尔·切尔托夫(Michael Chertoff)是美籍以色列双重国籍人士,担任司法部刑事司司长助理司法部长之前担任国土安全部部长。理查德·珀尔 - 也被称为“黑暗王子” - 在9/11事件之前担任五角大楼防务政策委员会主席,之前在70年代曾被国家安全局逮捕并通过分类审判后被驱逐出参议员亨利·杰克逊的办公室给以色列的文件;担任副国防部长的保罗·沃尔福威茨(Paul Wolfowitz)和9/11时五角大楼国防政策委员会的成员;艾略特·艾布拉姆斯(Eliot Abrams)是一位重要的国家安全委员会顾问,尽管他被判向伊朗谁是与犯罪犹太复国主义者/亲以色列智库AEI,PNAC,CSP和JINSA以及Perle,Feith,Wolfowtiz和Bill Kristol。 911事件之前,140多名以色列人因涉嫌间谍活动而被捕,其中许多人冒充艺术学生。犯罪嫌疑人有针对性或深入的军事基地,DEA,FBI,特勤局,ATF,美国海关,IRS,INS,EPA,内政部,美国统帅的服务,各种美国检察官办公室,秘密政府办公室甚至非上市私人 执法/情报官员的家园。大部分嫌疑人都是军事情报,电子侦察拦截和/或爆炸性法令单位。数十名以色列人在美国商场售卖玩具的售货亭被捕,充当间谍行动的前线。有六十名嫌疑犯为以色列公司AMDOCS工作,他们凭借与美国最大的25家电话公司签订的合同,为美国提供了大多数电话簿援助电话和几乎所有的通话记录和账单服务。 继“9·11”之后,纽约市长鲁道夫“鲁迪”朱利安尼开始立即拆除了大约120辆自卸卡车,其中有150万吨仍然是冒烟的含有碎片的车身零件和重要的证据被摧毁 - 大部分损坏的钢材都被仓促地过滤 并以折扣价出售给中国的宝钢公司,从而防止对美国历史上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最大的袭击进行彻底的现场调查。朱利安尼后来撒谎,改变了他收到关于他没有转交给别人的双子塔倒塌的警告。 “9·11”事件的另一个后果是对现场的成千上万人的健康危害以及紧急服务部门的第一反应人员被石棉,苯,镉,铅,汞和其他微粒的有害物质吞噬 尽管当时环境保护局局长克里斯蒂娜·托德·惠特曼(Christine Todd Whitman)多次重申,空气中的污染水平很低或根本不存在,但空气是安全的, 她顽强地坚持到今天。 布什政府扼杀了真相,总统在2002年11月27日之前持续了441天,同时积极抵制调查,并敦促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汤姆·达施勒限制国会的调查 - 成立调查委员会 那天的悲剧事件。总统希望限制任何调查范围的事实,得到了他最初选择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为主席的肯定,他对利益冲突问题的谴责导致他轻率下台。布什政府毫不犹豫地暗中将犹太复国主义犹太人菲利普·泽利科夫(以前布什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偷偷地作为独裁的委员会执行主任,通过聘用全体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并限制其成员的信息 对调查的方向和范围进行了犯罪和颠覆性的控制。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接任新泽西州前共和党总统托马斯·基恩(Thomas Kean)的主席 - 后来形容委员会被故意设置为失败,其中包括遭受严重资金不足和冲击。 当时其他委员会成员并不知道的事实 - 在委员会调查的最后几个月之前,这一事实并未成为常识 - 菲利普·泽利科于2002年9月撰写了一份长达31页的文件,题为“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 “这是布什政府提交给国会的。该文件主张美国必须建立和维护超越挑战的军事防御。 必须确保努力达到美国的全球安全承诺和保护美国人不受国际刑事法院调查,调查或起诉潜力的损害; 而且必须宣布自己的反恐战争,因为“敌人不是单一的政治体系或个人,宗教或意识形态。敌人是恐怖主义 - 有预谋的,有政治动机的暴力对付无辜者。“泽利科夫的文件显然是对伊拉克的遏制和威慑原则的根本逆转,而且很奇怪,不管是巧合还是设计,9/11事件和后来的事件恰好适合于 以色列计划分裂和摧毁其在中东的主要阿拉伯对手。 在他的书“风暴中心:我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的那几年,该机构前主任乔治·特内特(George Tenet)说,在“9·11”之后的一天,他遇到了来自白宫的领导新保守主义者和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的理查德·珀尔(Richard Perle)。 Tenet声称Perle转向他说: “伊拉克必须为昨天发生的事情付出代价。他们承担责任。“这是,尽管特内特说,“现在的情报”显示“袭击中没有伊拉克共谋的证据”。由于美国政府内部不断煽动犹太复国主义和新保守主义者,美国领导了非法入侵伊拉克。 “纽约时报”报道说,当“今晚要问美国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意思,前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回答说:”这很好。然后他自己编辑:“好吧,不是很好,但会立即产生同情。”他预测,这次袭击“将加强我们两国人民之间的纽带,因为我们经历了几十年的恐怖事件,但美国现在已经经历了大规模的恐怖爆发。” 皮埃尔计划对巴黎一个表面上犹太人的目标进行袭击,是对以色列总理傲慢和不祥的警告的后续行动,即法国议会如果投票赞成承认巴勒斯坦国,将会犯下“严重错误”。这次袭击的目的是帮助防止最近欧洲舆论对一个巴勒斯坦国家的支持的增加 - 这种想法与犹太复国主义种族隔离制度的大犹太人(Eretz Yisrael)对犹太人的意识形态是不相容的 - 通过煽动伊斯兰恐惧症的火焰 这又会妨碍和抹黑巴勒斯坦的愿望。尽管皮埃尔对即将到来的巴黎袭击事件没有任何幻想,这与以色列从9/11获得的宣传利益相匹配,但他仍然有信心在巴黎和其他欧洲城市进行一系列更为温和的攻击,从而达到进一步令人憎恶的目的。 害怕伊斯兰教成为西方群众蒙蔽和洗脑的仇恨宗教,并促使法国成为怀疑,恐惧和种族仇恨的军事化国家。 4 星期六,12月6日 伦敦,英国 英国犹太人代表委员会的首席执行官通常不是星期天在伦敦北部的马厩上进入董事会的办公室,但是今天是这样的例外之一,因为目前的诋毁英国工党的运动 - 他们的新领导人 过去曾将以色列政客描述为“罪犯”,批评英国广播公司对巴勒斯坦的报道 - 指责它被反犹太主义所淹没。当她接到董事会通讯官员的电话时,她即将开始工作,告诉她上网查看马克-班纳关于以色列的最新文章。她没有浪费时间,而是因为读到的东西而感到愤怒。 以色列的讹诈,贿赂和欺凌的历史趋势 马克-班纳 星期六,12月6日 1947年11月26日,犹太复国主义者及其支持者显然认为,联合国对巴勒斯坦分治的投票将达不到大会规定的三分之二多数,因此他们决定推迟到感恩节之后才得以威胁 希腊等希望投票反对的国家的援助流失。美国总统杜鲁门在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中也受到犹太人支持的威胁,他后来指出: “事实是,不仅在联合国周围发生了压力,不像以前看到的那样,而且白宫也一直在不停地抨击。我认为我从来没有像在这种情况下那样对白宫施加过如此多的压力和宣传。一些极端的犹太复国主义领导人的坚持 - 由政治动机和政治威胁所驱使 - 使我感到不安和烦恼。“ 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投票修改了“分治计划” - 尽管阿拉伯反对,因为它违反了联合国的民族自决原则 - 建议设立独立的阿拉伯和犹太国家建立一个耶路撒冷城的特别国际制度。该决议的通过促使了1947/48年的冲突,包括犹太复国主义恐怖团伙的暴行,种族屠杀的暴行是造成数千名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平民遇害的原因,还有超过75万人被迫流亡。当时,世界舆论的一致意见是,以色列的有争议的创造被允许作为一种有意识和有意的大屠杀赔偿行为,其中包括容忍其危害人类罪。自那时以来,以色列坚定不移地坚持勒索,贿赂和欺凌的成功策略,以反犹太主义和否认大屠杀的指责为由,批评其公然侵犯人权和傲慢无视国际法。 担心被称为反犹太主义的恐惧现在是犹太复国主义种族隔离以色列通过企业媒体,议会和大学渗透的盖世太保式的警惕所加强的普遍恐惧症。在美国,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在大学校园内积极开展亲以色列活动的政治领导力发展计划,其中包括关于批评以色列政策的教师,学生和大学组织的报告。AIPAC的“大学指南”和“亲以色列校园观察”中揭露的“歹徒”则遭到骚扰,中止甚至解雇。 AIPAC对美国政府的游说包括提供深入的政策立场文件,重点关注以色列对美国的虚幻战略重要性。每天对国会记录进行监测,并保存所有成员的演讲,非正式评论,组织通信和以色列有关问题的投票模式的综合记录。AIPAC本身估计,超过一半的国会和参议院议员(将以色列的利益置于自己国家的利益之上)可以永远依靠坚定的支持。每年大约有70到90人获得“以色列投资促进委员会资助”的以色列投资回报。AIPAC侵蚀美国民主的讽刺之处在于,美国的纳税人每年有将近40亿美元的援助给予以色列,其中500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其中有4700万人获得了食品券。 AIPAC的阴险癌症也在大多数欧洲议会的“以色列之友”团体中散布更多免费的垃圾邮件; 澳大利亚以色列和犹太事务委员会(AIJAC); 最近成立的南非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SAIPAC)将努力阻止一个已经熟悉种族隔离罪的人的批评。 此外,主流企业媒体除了被以色列朋友大部分拥有或影响之外,还受到冒犯犹太复国主义游说者的恐惧的束缚,他们坚持认为即使是“种族隔离以色列”一词也是反犹太主义的。犹太复国主义的媒体监督组织,比如美国中东报告准确性委员会(CAMERA)和英国的BBC Watch,这种扼杀媒体的手段更为严厉,他们不惜任何时间诽谤以色列的负面报道。 尽管作为一个深刻的存在主义危机的国家,但楚茨巴赫以色列继续声称自己是一个具有楷模道德价值的犹太人社会民主主义者。这种说法充当了无休止的撒谎,欺骗,窃取和谋杀的烟幕,同时通过破坏西方民主治理的进程来确保对其滔天罪行缺乏责任。西方领导人并没有无条件地谴责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人的最新袭击,而是通过单调地把“以色列的自卫权”作为一个犹太国家的错误前提,来出卖他们的选民的道德价值。 以色列没有这样的权利 - 上帝赐予或以其他方式 - 因为近70年来,它一直是与纳粹分子相类似的种族灭绝暴行的侵略者。犹太复国主义建立“大以色列”的目标要求“最终解决方案”驱逐非犹太人,即使这意味着最近以色列内政部长宣布的“加沙应该被轰炸到中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无数的生命和资源被用来击败纳粹主义。然而,今天,什么都不做,而一种更阴险的邪恶形式,慢慢地破坏了民主治理的概念,人类正义的余地也不大。 现在“沉默多数”的时机已经到来,他们不断地通过电子邮件向他们当选的代表发出愤怒的声音 – 没有示威或暴力。低收入的政客们经常淹没数千封电子邮件,很快就会意识到,忽视大多数为少数犹太复国主义者和企业利益服务的意愿,将不足以让他们连任。不应该让巴勒斯坦人民继续为西方关于大屠杀的罪恶集团付款。 5 星期五,12月9日 西耶路撒冷的亚尔比亚 虽然安倍高盛在价值150万美元的高档花园公寓里舒适地退休,那里有定制的家具,一个游泳池和一个修剪整齐的草坪的水浇花园,位于西耶路撒冷富有的亚尔比亚居民区的迪斯累里街,尽管如此, 每天早上七点起床,一边享受悠闲的早晨咖啡,一边赶上最新的消息,然后刻意阅读电子邮件。作为一名南非出生和长大的犹太人,高盛已经熟悉在种族隔离国家成为不受欢迎的殖民者的后果,流离失所和压迫土着居民是殖民主义必不可少的因素,必须持续地为其余的 世界通过控制和影响它的感知接受不可接受的。 高盛在约翰内斯堡的迅速崛起,随着毕业于布隆方丹自由州大学法学院的商业法律学位毕业。在一家商业律师事务所待了三年之后,他加入了一家矿业集团的法律部门,该集团控制了大约1200家子公司,从无烟煤开采到祖鲁文化旅游开发。 他的职业发展机会于六十年代初发生,当时联合国安理会谴责种族隔离制度,并建立了自愿的武器禁运。随着对南非的制裁范围不断扩大和持续,南非国家政府和企业集团都必须以某种方式绕过禁运,寻找替代的供应和出口市场来源。因此,以色列是最明显的首选,不仅是因为南非与犹太人的商业关系,而且也是因为这两个国家都有相似的社会政治挑战。 在创建国家的初期,以色列与许多反对种族隔离的非洲国家保持着友好关系,在联合国大会的支持下,以色列需要对抗阿拉伯穆斯林的反对派。然而,随着非洲国家逐渐停止支持以色列的种族隔离政策被视为比非洲南非更加严厉的以色列,以色列被迫寻求替代非洲盟友,并且在南非,一个共同利益的联盟开始物色。从两个国家开始就建立了土着多数被盗的土地; 都是寡不敌众的,被那些不得不团结在一起的敌人所包围, 都受到联合国决议的定期谴责,在以色列的情况下,联合国决议一直被其超级大国盟友和美国的政治懒惰奴才所否决。 由于追求贸易联盟至关重要,高盛作为南非政府和企业商业利益的非官方使者,首次出访以色列进行探索性访问。他最迫切的目标是从以色列获得生命线供应,这对继续压制南非黑人占多数的武器至关重要。在一个阶段,以色列甚至同意出售南非的核武器,但是由于涉及的成本过高,这个提议最终被拒绝了。除了代理弹药供应协议,其中包括以色列作为中间人从其他国家购买武器,而这些国家在南非是禁止的,高盛还有助于安排南非农产品通过航空货运飞往以色列, 他们将被重新包装,并被重新出口为以色列籍贯。这样的以色列产品最终将在违反禁运的情况下最终在欧洲主要超市的货架上。 高盛为南非的国家服务于1983年终于得到承认,当时他成为唯一一位非南非荷兰人,成为继1899年第二次英国布尔战争之后成立的“南非荷兰兄弟会”(Broederbond)秘密协会的荣誉成员。 沮丧,严重的干旱和作物歉收,迫使许多南非人在城市和矿山里作为底层劳动者工作 - 这种情况有助于加剧当时存在于南非人和英国人之间而不是白人和黑人之间的种族紧张关系。强制南非荷兰文化的文化,以及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是否与英国人作战的争论也是南非人民争论和分裂的原因。因此,在那个怀疑和幻灭的时期,南非荷兰人Broederbond成立于1918年,为非裔南非人民的统一和1948年的南非荷兰国家党最终的选举胜利而努力。 虽然高盛对于许多人的命运如何能够通过少数人的纵容意志而决定,因为他们是看不见的,前所未闻的,未知的,但是他却意识到,通过压制黑人占多数, 以后不得不走到尽头。因此,就他而言,南非共产党注定要失败,因为他很清楚,在巴勒斯坦,什么样的犹太人正在逃避,南非人是不会希望继续在南非逃避的。与犹太人不同,南非人并不是犹太人大屠杀的受害者,这个犹太人被无休止地宣传,被全球推广和无情地剥削;南非人过去的痛苦 - 在布尔战争期间,只有26,000人(占整个南非荷兰裔人口的10%)在英国的集中营里死亡 - 与纳粹大屠杀相比,这个数字或种类的国际同情不会被宽恕继续侵犯土着居民的人权;与以色列人不同,南非人得不到在联合国大会上得到美国否决的支持;南非人没有专门的全球资金充足的游说者网络,他们可以购买政治影响力,控制主流媒体报道,压制负面的舆论;南非人没有西方政治家的影响力来代表他们的民主进程,同时背信弃义地支持圣经的犹太人对“应许之地”的要求。 到1987年2月,高盛已经开始作出安排,利用以色列回归法,这是犹太复国主义意识形态的一个基本原则,它允许世界上每个犹太人 - 包括那些喜欢祖先从未去过或与以色列有过任何联系的人 - 在土着巴勒斯坦人遭到犹太复国主义准军事部队恐吓和强行驱逐的土地上居住的权利。结果现在大约有七百万巴勒斯坦难民没有这种“回归权”,无国籍人也被剥夺了犹太复国主义者控制西方政府的所有基本人权,这些基本人权是不断和公正地宣称要为之奋斗的。1988年7月,高盛和他的家人回到以色列,成为以色列公民。他们只是从一个种族隔离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那些更加野蛮的种族隔离政策被虔诚地包装起来,作为中东唯一的原则民主国家和世界上一些曾经的西方国家的坚定盟友向世界出售, 程度仍然是殖民主人。 在西耶路撒冷定居之后不久,建立了自己的法律实践 - 从他在南非秘密社会的短暂经历中看出,高盛加入了圣城唯一的讲英语的共济会小屋。共济会和犹太教长久以来一直与所罗门的圣殿同在,共济会的传说声称,共济会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传说中的希拉姆·阿比夫(Hiram Abiff,简称圣经中的赫拉姆Huram),作为建筑师和大师的设计师是一个寓言性的人物 在启蒙仪式中秘密制定的戏剧中扮演突出角色的第三度共济会。 “所罗门王派人来推罗,带来了一个来自拿弗他利支派的寡妇,他的父亲是推罗人,还有一个铜匠。赫拉姆在各种青铜工作方面技术精湛,经验丰富。他来到所罗门王,完成了所有分配给他的工作。" 王上7:13-14 在共济会电视剧“阿夫”被三个不满和嫉妒的工匠访问寺庙时被谋杀,而他的工作人员泄露了梅森大师的秘密密码,拒绝提升到法师的水平。阿比夫随后的恢复生活与古老的埃及神奥西里斯传奇故事情节保持一致,奥西里斯被雄心勃勃的嫉妒的兄弟杀害后,被妻子伊希斯复活,后来经历了各种危险的冒险之后, 一个“处女分娩”的儿子荷鲁斯后来报复了他父亲的谋杀。因此,“处女的诞生”的概念成为神圣创造的一个基本要素,而伊西斯本人也成为了这个伟大的女性创造和诞生新生命的能力的化身。描绘伊希斯吮吸她的孩子的绘画和雕塑成为基督教麦当娜和儿童的模型,许多原本归属于伊西斯的素质被赋予基督之母。为了取代流行的异教神灵,基督教教父们必须确保他们自己的人造基督教偶像具有与他们打算取代的现存异教神像相似的特征。 这个奥西里斯,伊希斯和荷鲁斯的三位一体,尽管是一个创造性的人类想象力,也成为其他人造神的必要原型。作为一个三位一体成员的杰出人物或神像的描绘,首先是作为一个邪恶行为的受害者而消亡,然后复活成为一个更大的荣耀,现在是一个非常熟悉的主题,在传说和仪式 邪教组织,秘密兄弟组织,以及包括基督教圣父,圣子和圣灵三位一体在内的各种宗教。 因此,在2004年退休后,高盛与政府官员保持联系,其中许多人是红颜知己和政策顾问,这并不奇怪。也因为受到南非时代的影响,他的共济会会员资格,以及他对犹太教的第三个圣殿的梦想的奉献,高盛共同创立了第三圣殿的海勒姆兄弟会,他们的成员不得不郑重地誓言为 实现了一个基于与过去非常微妙的联系的梦想。 占领的东耶路撒冷希尔丸 各种破旧的地毯覆盖了客厅的地板,其中包含一个带有几个抽屉的旧木柜;米利安哈达维刺绣的一个大酒杯篮子,一个破旧和被弄脏的咖啡桌; 一双已经看过更好的日子的软垫折叠椅; 一个带有破烂圣经的小书架,几个小型的宗教雕像,一些精心打理的参考书,一些萨米·哈达维鼓励子女学习的英语儿童书,半打家庭照片; 还有一张儿童睡的旧沙发床。就像每天早上的情况一样,萨米·哈达维和他的妻子以及两个孩子坐在桌子周围,当萨米感谢上帝吃早餐的时候,他的头低着头,萨米和他的妻子通常都是用微微发酵的皮塔饼和自制的胡麻饼组成的 对于成长中的孩子来说营养不足,但却有幸得到了。根据联合国国际儿童紧急基金(UNICEF)的报告,许多巴勒斯坦儿童由于缺乏蛋白质饮食而处于贫血状态,且发育迟缓严重。这是能够获得或负担基本蛋白质食物(如鸡肉,鱼肉,肉类和营养密度大的蔬菜)的困难日益增加的结果,其中大约一半的巴勒斯坦儿童经常被剥夺。 因为他是一个手段有限,就业机会少的人,所以萨米无法把所有他想要的东西给他的孩子,所以他倾向于过度补偿,以温和的本性和大量的爱去洗澡。他曾一生在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社区锡尔旺,后来在1948年的战争之后,一直处于约旦占领之下,直到1967年东耶路撒冷被入侵并一直处于以色列占领之下。中世纪的阿拉伯地理学家Al-Muqaddasi (大概西元945 / 946-991)经过良好的教育和麦加朝圣决定研究地理学 - 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们经过了伊斯兰国家 - 他们把xSilwan称为“ Sulwan“,据说在麦加的圣井Zamzam的水在Arafah的伊斯兰教的圣夜,来到Siloam的泉水的地下。 由于以色列政府在1967年入侵之后几乎全部划定为巴勒斯坦东耶路撒冷的未开垦土地,并禁止巴勒斯坦人居住在犹太人西耶路撒冷,因此,即使没有占用巴勒斯坦人的住房,也没有足够的空间容纳这些人 或拆除为犹太定居者腾出空间。尽管“日内瓦第四公约”规定“占领国不得将部分本国平民驱逐出境或转移到其占领的领土上”,但这种蓄意流离失所的巴勒斯坦人政策在“分离与不平等”一书中有所描述:以色列在东耶路撒冷统治的内幕,作为阿拉伯事务顾问的Amir Cheshin是1967年后政策的建筑师之一: “ . . .以色列领导人在其东耶路撒冷统治中采取了两项基本原则。首先是要迅速增加东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口。二是阻碍阿拉伯人口的增长,迫使阿拉伯居民在别处安家。对东耶路撒冷的大多数阿拉伯人来说,这种政策已经变成了悲惨的生活。。。以色列将城市规划转化为政府的工具,用来帮助防止非犹太人的扩张。这是一个无情的政策,只是因为巴勒斯坦居民的需要(不说权利)被忽略了。以色列认为,通过严格的分区计划是为了限制阿拉伯社区新建住房的数量,从而确保阿拉伯人口在1967年达到28.8的比例不会超过这一水平。在阿拉伯社区允许“太多”的新家意味着“太多”的阿拉伯居民。这个想法是尽可能多地把犹太人移到东耶路撒冷,把尽可能多的阿拉伯人尽可能移出城市。以色列在东耶路撒冷的房屋政策就是这个数字游戏。“ 因此,巴勒斯坦的连续性,遗产和对东耶路撒冷的正当要求因此而逐渐受到破坏,这些非法设置的散布,加固和守卫的犹太人飞地逐渐受到破坏,这些飞地随后被扩大和联系起来,作为驱逐土着巴勒斯坦人并在所有犹太人中建立犹太人的计划的一部分 耶路撒冷。 除了以色列的人口统计因素外,希尔丸约有45,000人的巴勒斯坦人口也是以色列重建这个地区的受害者,这个地区被称为“大卫城”,游客中心的建立为一个缺乏任何考古或历史的断言提供了一些合法性 证据。 以色列无意的帮助犹太人定居者占领巴勒斯坦土地的“创造性”策略包括从大胆的欺诈和伪造到为了“安全需要”的军事缉获或者使用过时的奥斯曼法律的“公共利益”。为了便利巴勒斯坦土地转让给犹太定居者而不必购买土地,以色列建立了包括“为军事需要而夺取土地”在内的一些官方机构,并将其制度化,在数千英亩的私人拥有的土地上建立了40多个定居点 1967年战争之后的巴勒斯坦土地; 为“公益”使用征用令; 奥斯曼土地法的执行,规定土地连续三年不能连续工作,自动返回国家; 通过世界犹太复国主义组织的解决部门或地方和区域定居者委员会来转移资金; 对非法和强行接管巴勒斯坦私人土地的定居者和机构实施法律。 以色列倾向于将整个东耶路撒冷地区置于犹太人控制之下的拙劣手段包括加紧努力没收巴勒斯坦土地和拆毁巴勒斯坦人的房屋; 从阿拉伯合作者手中购买虚假文件,以便将巴勒斯坦房屋指定为“不在场”; 尽管东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缴纳高额税款,故意忽视以色列当局的教育,经济,发展,基础设施,住房和娱乐设施等社区服务; 以色列土地管理局和犹太人国家基金将希尔丸的大部分资金分配给犹太人定居者 - 不提供投标 - 以色列政府各部门谨慎提供数千万美元; 利用公共资金为定居者的法律费用提供资金; 和东耶路撒冷的“犹太化”,通过埃尔广告等私人定居者组织。 自从1986年成立以来,厄尔尼诺广告公司一直积极地负责该地区的犹太人定居点。 管理“大卫城”公园建设; 与1950年“缺席物权法”设立的缺席财产保管人合作,促进巴勒斯坦土地没收,并将所有权转让给犹太定居者; 以令牌价格控制犹太国家基金的财产,而不必竞标; 在城市警察武装的犹太定居者对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人及其子女的暴力行为的刺激下, 并控制东耶路撒冷被占领之后不久开始的考古发掘工作。 考古发掘对以色列政府至关重要,该政府试图通过在古城周围建立一个假以色列定义的“圣地盆地”地区,通过对土地的历史和宗教声称的虚假行为来证明其巴勒斯坦人的房屋被拆除。 萨米和他的家人,像大多数在斯勒万的巴勒斯坦家庭一样,对其土地的合法地位,居留权和财产权持续感到恐惧。 他们日复一日地生活着,充满了不确定性和困惑,他们如何能够处在世界其他地方如此岌岌可危的境地,并容忍以色列对他们所做的一切。1948年,在大屠杀和数百万无家可归的难民的现实的阴影下,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声称“无视和蔑视人权导致野蛮行为,激怒了 人类的良知,人类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免于恐惧和匮乏的世界的到来,被宣布为平民百姓的最高愿望。。。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是平等的。“ 以色列在以色列议会互联网主页上提供的一个希伯来语版本的声明是基于每个人享有自由和平等的不可剥夺的权利,不分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 政治或其他意见,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他身份“。宣言特别强调思想,良心,宗教,言论自由和绝大多数的国籍权。 尽管存在着这样一个正义的宣言,一个被误用的人类 - 仍然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悬挂下来,并且经历了对纳粹迫害犹太人的良知的痛苦,同时大多数人忘记了数百万非犹太人的死亡 - 在武装的时候袖手旁观 犹太恐怖团伙在500多个巴勒斯坦城镇和村庄进行种族清洗,迫使75万多名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男子,妇女和儿童出走,这些巴勒斯坦男子,妇女和儿童现在被以色列的野蛮对待所束缚(出于好莱坞电影“出埃及记”讲述犹太人而不是巴勒斯坦人) 像纳布卡(灾难)一样。 也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对于巴勒斯坦人的流离失所问题,第一次使用“纳克巴”这个词是以色列军方使用的。1948年7月,当海地Tirat的阿拉伯居民拒绝投降时,以色列国防军利用阿拉伯文写成的传单提示如下:“如果你想为纳克巴做好准备,为了避免灾难,避免一场不可避免的灾难,你必须投降。”不久之后,1948年8月,叙利亚知识分子康斯坦丁·祖瑞克(Constantin Zureiq)发表了他的散文“灾难的意义”(The Meaning of Disaster),其论点是“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失败不仅仅是一个挫折或一个暂时的暴行。这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Nakba。“他还向中东阿拉伯人发表讲话,并恳求他们应对他们遭受的可怕的灾难,因为他明显感到纳克巴影响了整个阿拉伯世界,而不仅仅是巴勒斯坦人。 尽管巴勒斯坦人民没有对纳粹大屠杀负责任,他们甚至没有像犹太复国主义者那样在纳粹分子面前作战 - 由一个不那么英国领导的自由崇拜和虚伪的西方准备提供 巴勒斯坦及其人民对犹太复国主义事业的定罪赔偿。所以今天经过近七十年有害,顽固和不公正的迫害,全世界有七百一十万流离失所的巴勒斯坦人仍然是所有难民问题中最旷日持久和最大的一个。 与此同时,虽然西方各国政府和主流媒体双重标准和虚伪的双重标准和虚伪在闲暇时被观看,而以色列追求“更大的以色列的犹太复国主计划”,巴勒斯坦人民将继续在自己的土地上作为无国籍的囚犯进行种族清洗和毗邻的阿拉伯国家;将继续受到阻止进口基本食品,医疗用品和建筑材料的空中,海上和陆地封锁的威胁;将继续经常被逮捕,拘留和/或暴力审讯;在不知道根据以色列的行政拘留令何时或将被释放的情况下,将继续受到纳粹式的任意逮捕,殴打,酷刑和无限期监禁,而无须指控或正当程序长达十年或十年以上;将继续看到他们的孩子被有组织的军事和警察系统地针对和拘留,这些人受到暴力的身体和言语虐待,屈辱,痛苦的制约,暴露,威胁死亡,身体暴力和威胁对自己或他们的家庭,拒绝食物,水和洗手间的设施;将继续受到行动自由的限制,隔离墙,隔离墙,检查站以及仅为以色列人建造的道路;将继续遭受袭击,使自己和他们的财产受到攻击 - 包括烧毁他们的橄榄树,这是许多人的唯一谋生手段 - 被非法的犹太人定居点疯狂野蛮;将继续非法征用他们的土地;随着越来越多的非法犹太人定居点的建立,他们将继续在1967年以前的领土逐渐减少;将继续拥有包括水在内的自然资源,或者后者故意受到污染;将被拆毁的房屋继续无家可归;在以色列更野蛮的军事袭击的不断威胁下,将继续“生活”最后,他们会继续为包括散居犹太人在内的所谓文明社会目睹所有这一切事件而感到吃惊,实际上是容忍,赞同和同情这种野蛮的不人道行为。 此外,为了增加侮辱,以色列安全部队拆毁住宅的许多巴勒斯坦灾民随后被以色列占领当局告知,他们必须支付拆毁的费用。一个这样的例子涉及阿拉奇布 (Al-Araqeeb)- 一个1948年被以色列占领的土地上的巴勒斯坦古老村庄 - 以色列历届政府后来拒绝承认。这导致该村不与当地公共服务联系在一起; 被以色列人92次击倒; 现在其居民需要以色列当局支付200万新以色列谢克尔(约46万欧元/ 36万英镑/ 515,000美元)的拆迁费用。由于这只是一次拆迁的成本,居民们面临着其他大约40个巴勒斯坦其他村庄(如阿拉奇布)面临同样命运的其他拆迁费用的可能性。 即使在贿赂并作为一个国家付款之前,以色列也不打算和邻国和平共处; 无意尊重联合国决议或尊重国际法,包括人权; 当然也不打算考虑两国解决方案。以色列的第一任总理大卫·本·古里安并不是第一个相信废除分裂和犹太人占领巴勒斯坦的犹太复国主义者。现代犹太复国主义的创始人西奥多·赫茨尔(Theodor Herzl) 认为:“我们将试图通过在过境国为它购买就业机会,使一无所有(阿拉伯)人口过境,同时否认在我们国家有任何工作。。。剥夺和剥夺穷人的过程都必须谨慎和谨慎地进行。“后来这种情绪得到了其他着名的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回应。 “拿說美国宣言独立。它没有提到地域的限制,我们没有义务去解决国家的限制。“ “耶路撒冷邮报”,Moshe Dayan,1967年10月8日。 “以色列土地的解决是犹太复国主义的本质。没有解决,我们就不会实现犹太复国主义,就这么简单。“ 伊扎克沙米尔 (Yitzhak Shamir) 马阿里夫 (Ma'Ariv), 1997年2月21日。 “从战略角度来看,定居点(犹太地,撒马利亚和加沙)并不重要。”他补充说,重要的是“它们构成了在约旦河西岸建立一个独立的阿拉伯国家的一个障碍,是不可逾越的障碍”。 Binyamin Begin,已故的Menachem Begin的儿子,1991年在利库德党写作中的突出声音。 引用Paul Findley的“故意欺骗”, 在此基础上,以色列历届政府数十年来一直与“和平谈判”玩笑,争取更多的时间,追求犹太复国主义目标,以任何方式驱逐巴勒斯坦人和盗窃他们的土地。 以色列从未有过任何两国解决方案的意图,为了和平,为了给予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权利和人权。然而,尽管有这样无可辩驳的事实,西方的虚伪,双重标准和政治正确性 - 由于被指责反犹太主义和否认大屠杀的恐惧而灌输 - 继续盛行,而不是现实地承认以色列是撒谎,作弊 ,纵容,掠夺,谋杀,种族主义,种族隔离国家,其存在不仅取决于巴勒斯坦残酷的剥夺人权,而且还取决于颠覆民主和其他国家言论自由的权利。 因此,对于萨米人而言,哈达维和他的家庭生活就是一场为了生存而进行的日常斗争,而没有任何希望摆脱贫穷或期待着更美好未来的希望。由于萨米人没有一个真正的职业,他作为一名导游赢得了微薄的生活,每天早上 - 每周七天 - 他将从希尔丸步行到旧城的新门,在那里他将等待希望被来游客 从他们豪华的西耶路撒冷酒店去看老城。在六月至九月的夏季,游客人数达到顶峰时,他的表现会相当不错,但是今年剩下的时间里,时间会变得非常渺小。正是在9月份,他遇到了并且结识了应该回到耶路撒冷的康拉德·班纳,并曾答应在他的纪录片拍摄期间雇用萨米。萨米和他的妻子米里亚姆终于有了一定的收入,实际上期待着这个圣诞节能够为他们的两个孩子安东和哈南提供一些基本的营养品,大多数巴勒斯坦儿童被拒绝 他们在1924年“儿童权利宣言”中所要求的基本人权。 虽然“宣言”可能曾经断言,“人类欠孩子最好的就是给予”,但是严峻的现实正好相反。1960年 - 仅仅一年,1890万儿童的死亡人数超过了估计的犹太人大屠杀死亡人数三倍以上。然而,由于没有像“纳粹屠犹行业”那样的“儿童死亡行业”,对儿童的困境的关注和关注得到了相对较少的关注。所以,当人类喜欢定期安抚集体良知,以纪念那些为国牺牲的人们对死者的关怀和尊重时,他们并不是这样关心或尊重亿万死于冷漠的儿童, 忽视,虚伪,双重标准,如果不是非法的战争,那肯定是不道德的。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 人类历史上最血腥的战争 - 估计有6000万人死亡,其中蔓延6年,意味着每年死亡人数超过1000万人。 当时,每年有2000多万儿童死亡,使儿童死亡率比历史上最可怕的战争更为致命。 目前,对于人类来说,一个非常可悲的借口 - 包括那些上帝选择犹太人在大屠杀之后誓言“永远不会再” - 近七十年来,对巴勒斯坦人民的广泛记录和录像记录的种族清洗,表现出了一种不道德的和刑事的漠不关心 孩子们被移民侵略者故意地定位,他们像一场瘟疫一样,只留下荒凉和毁灭。 米里亚姆的一个责任 - 在萨米离开之后,他早早地走到新门口 - 是陪伴他们的孩子经常危险的旅程,去Ras Al-Amoud区之希尔丸小学。这涉及到以色列占领部队和非法犹太定居者的“闯入”,他们故意部署在口头上滥用,吐口水,攻击或努力阻止巴勒斯坦儿童上学。这不仅是在斯勒万,而且在整个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这是一个既定和计算以色列的战略。 回到家后,米丽亚姆花了一天的大部分时间刺绣 - 巴勒斯坦身份的重要组成部分 - 然后走回Ras Al-Amoud街区接孩子。米丽亚姆将自己的手工绣花手袋和手袋卖给了15至25个以色列谢克尔的零售商,从而增加了家庭微薄的收入。她在巴勒斯坦人民遭受迫害,悲惨和动荡的生活中坚持应用这种手艺,有助于保持巴勒斯坦刺绣的传统和美丽,尽管与邻国阿拉伯国家分享纺织艺术的某些方面,但仍有其 自己的风格和特殊的独特性,在世界各地容易被认为是巴勒斯坦的起源。 有关国际刺绣的书籍一致认同传统的巴勒斯坦刺绣是中东这种工作的典范。这是从传统的巴勒斯坦服装发展而来的传统工艺,其中载有纪录该地区数百年纺织艺术发展的历史资料,这种艺术形式至今仍然存在并存活至今。无论是考虑古代传统的简单剪裁,头饰和配饰的历史,刺绣风格的奇妙多样,针迹的变化,还是古代图案和图案的起源,人们对于历史的丰富性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并确认了古代巴勒斯坦的存在和古代遗产的生存。在绣花的时候,通常,仪礼在沉默中祈祷 - 在所谓的与上帝的时间 -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穷人经常要做的事情。 但是,那些背弃了她,她的家人和她的人民的全能上帝,正在寻求帮助,而据说“选择”犹太人并向他们承诺巴勒斯坦,这有什么用呢? 6 星期五,12月11日 以色列警察局东耶路撒冷全国总部。 以色列警察总部曾经在特拉维夫,但随着以色列1967年的粉碎抢夺领土战争,以色列发表意向声明,将总部迁至新成立的东耶路撒冷地区 - 一个名为政府建筑物的综合体 在前总理之后又被称为Kiryat Menachem,位于北面的Sherah Jarrah,东面的Scopus山和西面的Ammunition Hill之间。仅今年一年,三名不同的总警务人员进入和离开的“旋转门”事实要求安倍高盛再次访问,与最近一次任命的最近一位专员 - 最近一次的任命 由总理和公安部长更多的是有一个忠诚而不是有效率的人。 高盛希望新一任委员以往与以色列国内安全机构的经验能够加强对巴勒斯坦目前巴勒斯坦动乱的控制。以其希伯来文首字母缩写为“Shabak”而闻名的Shin Bet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安全机构之一,与犹太复国主义准军事组织有着历史联系,在以色列成立之前,对巴勒斯坦人的暴力行为十分猖獗。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对巴勒斯坦被拘留者实施酷刑和杀害,声称这是非法和暴力使用目前仍在使用的讯问手段。 尽管与胖乎乎的专员见面会相当亲切,但高盛仍然对一位在短暂任职期间有争议的人表示印象,他将犹太和巴勒斯坦丧亲之间的区别与荒谬而明显的种族动机的断言“以色列圣化生命, 我们的敌人圣化了死亡。“ 此外,他还作出了一个决定,向公众隐瞒警方调查人员的建议,即总理的妻子应该被控涉及总理家庭的违规行为。高盛此次会议的要求是为了确保严格的圣殿山警务至少能够保持不变,以便为犹太人访问网站提供机会和保护:蓄意增加犹太人的存在,最终有利于第三届 庙的主要目标。 高盛将兄弟会建立为共济会秘密掩护下的无赖小组,但没有得到该组织的正式批准。虽然这个牢房的共济会成员专门暗中协助完成第三神殿的预想建筑 - 如“以西结书”中所描述的那样 - 他们的奉献是基于有问题的圣经叙述,如迈蒙尼德的“诫命之书” 一位卓越的中世纪西班牙犹太人哲学家,天文学家,以及最多产和有影响力的托拉学者和医生之一 - 其中包括诫命的细节和上帝在赎罪日(赎罪日)后的第二天上帝给犹太人的指示西奈:“造物主吩咐我们竖起一座拣选的房子供他服务,在那里祭祀将会一直带来。游行队伍和节庆朝觐一年将有三次。“ 建立圣殿的命令被认为是犹太人有永久义务履行的613条命令之一。伟大的犹太圣人坚持认为,根据第二圣殿的规模,特点和属性来重建圣殿,这是以色列人的一个明确的诫命。然而,这种有争议和可能欺诈性的圣经诫命并不构成对巴勒斯坦土地和财产进行非法,毫无道理的残酷破坏性占用的充分理由。似乎每当古代犹太文士想要提升或合法化犹太人的性质和历史以及他们的行为时,他们就毫无疑问地错误地把自我膨胀的主张归咎于上帝。 举例来说,耶路撒冷旧城的圣殿(Haram al-Sharif)/圣殿山(Temple Mount)是犹太教最神圣的地方,犹太人称之为圣殿山或摩利亚山(Har HaMoriya)。对于穆斯林来说,这是继麦加和麦地那之后的第三个圣地,他们把它称为圣殿(贵族圣所),并把清真寺称为“最远的清真寺”,也被称为阿克萨和“Bayt al-Muqaddas “用阿拉伯语。穆斯林认为阿卡萨大院是圣洁的,因为他们被教导清真寺是第一个朝拜穆斯林在伊斯兰教历史中朝拜的方向 - 穆斯林先知穆罕默德使他的奇迹般的伊斯拉和米拉吉 (两部分),从麦加到耶路撒冷,然后升天。他的叙述是他乘坐有翼骑马到“最远的清真寺”,在那里他带领其他先知,如摩西,亚伯拉罕和耶稣在穆斯林式的祈祷,从而明确暗示了他的所有其他亚伯拉罕先知的突出。在天上,他与上帝进行了一次罕见但短暂的会面,他向他提供了指示,要传递给穆斯林信徒。 “希伯来圣经”和犹太人叙述断言,阿克萨大院与三座圣经山脉有关,尽管这些山脉的地点虽未确定,但却极其重要:据说发生以撒的捆绑的莫里亚山(创世纪22); 锡安山(撒母耳记下5:7)原来耶布斯人(一个迦南人部落)要塞和“大卫城”据说曾经站在那里; 在圣殿山那里建立第三个圣殿,就像所罗门在耶路撒冷的第一座圣殿,在希伯来语中被称为Yerushaláyim和Qods / Qadas阿拉伯语。 第一座神庙据说是由所罗门王建造的 - 他的王朝c。 公元前967年 - 公元931年 - 当以色列处于高峰期时曾经是所谓的“黄金时代”。所罗门是那位向上帝祈求并被授予智慧的人(王上3:11 - 12),有七百个妻子和三百个妃嫔(王上11:3)。尽管保持如此多的女性满意的费时,索罗门显然还是有时间和精力写作,并被认为是大量智慧文学的作者,这些文学的特征是谚语,旨在教导神性和美德。实际上没有“黄金时代”的证据。 没有证据证明以色列人是伟大的国家; 也没有证据证明结构宏伟的大城市。 所罗门的性格,即太阳上帝的上帝,是埃及太阳神赫利奥波利斯(Ra of Heliopolis)的以色列版本。甚至连所记载的关于所罗门的事情都没有被写出,直到两千年之后,才没有与他的统治同时存在的记录。希伯来圣经声称,所罗门圣殿的建造是在提尔(现今黎巴嫩的一部分)提供优质材料的希兰王的帮助下实现的; 技艺精湛的工匠,以及传奇建筑师希拉姆·阿比夫。为了这种善意的帮助,所罗门不得不每年向西兰王捐赠十万蒲式耳小麦和十一万加仑纯橄榄油(列王记下5:11)。然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所罗门圣殿的考古证据,唯一可能与希伯来圣经同时存在的事物有关。即使这个第一神殿的建筑描述缺乏任何具体的信息,似乎是在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和腓尼基其他寺庙的综合特点的基础上编写的。 因此,目前哈拉姆谢里夫/圣殿山和以色列国的地理位置在意识形态上是基于希伯来圣经的叙述,希腊圣经在着名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将其伪造成希腊文,由托勒密二世国王委托的70名犹太文士 当时的埃及的希腊君主 - 包括把也门北部和南部阿拉伯的圣经叙述的舞台搬迁到埃及和巴勒斯坦。在希伯来语圣经中提到的Qades是也门的179座山中的一座,使得该国成为阿拉伯半岛上最山区之一 - 在现代城市塔伊斯以南80公里处,与耶路撒冷毫无关系。 圣经记载所罗门上帝赐予的智慧和“黄金时代”的统治,讲述他智慧的传说如此广泛,示巴女王比尔基斯前往耶路撒冷向这位伟人学习(列王记上10章:2)。Bilqis是一个长长的母系氏族Sheban皇后之一,统治整个西奈半岛,享有真正的“黄金时代”,从大篷车道获得的神话般的财富,作为运输乳香,没药,口香糖的主要路线 ,黄金,纺织品,象牙和重要的香料,这些都是宗教和丧葬功能以及食品保存所必需的。Bilqis不可能为了向其他君主敬礼而弯腰走路。与Bilqis的这种想象联系,更有可能是另一个希伯来文的混合物,以增强所罗门的传说,并将他所谓的存在确立为事实。 因此,任何这种主张的真实性都必须根据所谓的来自埃及的犹太人出埃及记,随后在沙漠中游荡四十年,以及这些事件与当今犹太复国主义以色列的现实的关系来判断。首先,基本的犹太复国主义思想主要关注历史上含义明确的希伯来文字Aliyah(上升),意思是旅行或向上迁移到以色列的应许之地据称所在的地方。 因此,根据现有的事实和最近的学术研究得出结论,根据希伯来圣经的公然调制,这些移民犹太人并不是从埃及这样做的,而是从黎凡特南部的某个地方, 也门也位于此处。 通过殷勤记载古代阿拉伯和也门的地理情况,研究伊斯兰教头六个世纪的古典阿拉伯历史学家,学者们很清楚,以色列圣经叙述的实际剧场是在阿拉伯地区的高山,峡谷和部落。人们不一定非要成为一位出色的学者或研究人员才能发现,在最初提到“埃及”时,希伯来语圣经使用了“Mizraim”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是位于南部古老的大篷车路上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 阿拉伯语从以色列的叙述,如摩西的叙述如何演变而来。 更广泛的研究也显示,古代以色列人不是一个在埃及逃离奴役之前,在旷野流浪四十年,然后征服应许之地的人。事实上,正如现代阿拉伯由于石油和天然气的丰富而具有战略意义,古代阿拉伯同样重要,因为它位于印度,也门和东非角至伊拉克的古代大篷车之路上, 埃及,地中海沿岸和希腊。大篷车路和古代丝绸之路 - 古代的主要贸易路线 - 都不在巴勒斯坦或横渡巴勒斯坦。 由于它对在阿拉伯半岛旅行了几个星期和几个月的骆驼商队的价值,大篷车道需要阿拉伯部落居住在南部和西部海岸提供的保护和服务,通过提供食物,水和其他 提供给旅行商。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阿拉伯部落都被巧妙地从大篷车路中获益,一些部落居住在也门北部的山区,那里的人们生活艰辛,没有诚实的生活机会。因此,那些不幸的部落 - 以色列人就是其中之一 - 不得不频繁地攻击和抢劫大篷车商人的宝贵货物。 此外,大篷车路对西方的埃及人和东方的亚述人和巴比伦人也具有如此重要的战略价值,因此他们必须控制阿拉伯,从而成为大部分埃及和亚述军事运动的目标 在确保大篷车路。 除了对以色列人起源的怀疑之外,还有许多人坚持不信地怀疑以色列神YHWH有一个女性的配偶,以色列早期的宗教只是在以色列期间采用了一神教的概念 君主制的衰落时期并没有像西奈山所声称的那样。 正是由于古代以色列人的背景,希伯来文士们不得不写下一段粉饰的历史,将神圣的权威交给一个渴望拥有合法民族身份的人民和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土地。在圣经,考古学和犹太人历史相互关联的领域内的科学研究人员现在同意,犹太人作为一个巴勒斯坦人民出现的现实,与以色列是 目前正努力利用考古学来否定土着巴勒斯坦人民的历史,并用自己的历史取而代之。 巴勒斯坦的考古学直到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才开始发展,同时还有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和罗马等文化的考古学。然而,在许多考古学家中,无论如何,他们都代表柏林,伦敦和巴黎的领先博物馆挖掘过去的壮观证据,或许不诚实地连接和使用考古发现作为圣经神话的证据。 由于古代巴勒斯坦的条件从来不利于曾经驻扎在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宫殿,神殿和寺庙的广泛王国的兴起,因此它的考古学因此没有被博物馆的主要倡议所激发, 而是出于宗教动机,使巴勒斯坦研究背后的主要动力是与圣经的联系。 在耶利哥开始挖掘,示剑(纳布卢斯)圣经的研究人员希望找到圣经中提到的城市的遗迹。这种考古学研究得到了美国人威廉·福克斯韦尔·奥尔布赖特(William Foxwell Albright,1891-1981年)(一位考古学家,圣经学者,文献学家和陶瓷专家)的努力的激励。他的陈述方法是以考古学为主要的科学手段, 圣经叙述的历史真实性,包括那些批评圣经的德国威尔豪森学派,促使人们认为这对德国犹太人构成危险。 这个圣经批评学派 - 尤利乌斯·豪尔豪森(Julius Wellhausen)是十九世纪下半叶开始发展的主要指导者 - 挑战了圣经叙述的历史性,并声称它们是在巴比伦流亡时期故意设计的。圣经学者,尤其是德国的学者,断言希伯来的历史是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开始的连续的一系列事件; 在埃及寄居,被捆绑和出埃及; 征服土地和随后由以色列部落定居,不过是为了一个特定的目的而重建一个具有神学议程的事件。 另一方面,奥尔布赖特认为圣经是一个历史性的文献,尽管经历了不少编辑和翻译阶段,仍然是古代现实的可靠反映。 他肯定几乎是一个狂热的程度,认为挖掘巴勒斯坦古代遗迹将为这片土地上的犹太历史提供有力证据。因此,随着奥尔布赖特和他的门徒的脚步,随之而来的圣经考古学引起了一系列重要的圣经讲述(丘),其中包括埃及,一个迦南王朝的城市,根据希伯来书约书亚圣经被以色列人第二次征服,在贝特谢安,其遗址现在是贝特谢安国家公园;在Beit Shemesh,现代以色列城市Beit Shemesh成立于1950年;在以前是犹太山脉山脚下的迦南城邦的基泽;在约书亚征服的耶路撒冷北部的迦南城基遍;在耶路撒冷,在西岸,自1967年以来在以色列占领下;位于加利利海以北的古代夏琐(Hazor)遗址Tel Hazor;在Tel Lachish,现在是一个考古遗址和一个以色列国家公园;在电话Megiddo,其具有过分的历史重要性现在被保护为美吉多国家公园,以及作为世界遗产;在耶路撒冷,犹太人现在声称是以色列永恒的首都。 因此,通过积极地采用圣经的发掘观点,考古学家设法确保每一个新的发现都能以某种方式促成一个符合过去圣经叙述的拼图,包括亚伯拉罕的父系时代,以撒和雅各(创12-50)。 这种不诚实的考古方式不可避免地造成了考古发现的大量涌现,而不是证实圣经的叙述,而是通过制造不可思议的异常来抹黑他们的信誉。例如研究人员很难同意哪个考古学时期符合父权制时代; 同意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实际居住的时间; 并同意在何时购买希伯伦族长墓的时间,作为族长和族长的坟墓。 根据圣经年代表,所罗门在离开埃及(列王记下6:1)大约480年之后,建造了第一个圣殿,为了在埃及逗留,又增加了430年(出埃及记12:40) 族长的超凡寿命产生了公元前21世纪亚伯拉罕迁移到迦南的日期。然而,没有证据可以与这样的年表相对应。在20世纪60年代,奥尔布赖特建议亚伯拉罕的流浪归属于中世纪青铜时代(公元前22世纪至20世纪),但本杰明·马扎尔被视为圣经考古学的以色列分支机构 - 建议父权时代 一千年后,公元前十一世纪的“解决时期”。这些建议遭到其他人的否定,他们把叙述的历史性视为犹太王国时期叙述的祖先传说。 至于埃及的出埃及,沙漠中的游荡,西奈山的叙述,没有埃及的文件来证实这种说法,而有些犹太人可能被驱逐出古埃及,被驱逐的人数不太可能在任何地方 接近犹太文士声称的数字。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重大事件 - 当时有60万人至少占埃及人口的四分之一 - 那么肯定是要记录下来的,至少应该提到这一点。然而,许多埃及文献却提到,在干旱和食物短缺的时期,进入埃及的尼罗河三角洲的游牧民族的习俗,但这种无害的入侵在很多个世纪是频繁的,而不是孤立的,特殊的 事件。 此外,研究人员不断努力寻找西奈山和徘徊部落的沙漠营地,但尽管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但没有一个网站与圣经叙述相匹配。因为以色列人历史上的主要事件没有被考古发现或非圣经文献所证实,所以大多数历史学家都同意,留在埃及和随后出埃及的事件可能已经发生到数量可以忽略的游牧家庭 故事是为了适应民族主义思想的需要而加以修饰的。 即使是以色列人如何迦南地的历史重要叙述,也因为试图找到考古证据来支持这个圣经的争论所遇到的困难而受到质疑。在杰里科和艾城发现了不同的远征队,他们在约书亚记录中认真详细地征服了这个城市,除了在公元前13世纪后期征服的商定时期内, 任何一个地方的城市,当然没有可能会“倒塌”的城墙。针对这种缺乏证据的情况,提出了各种微弱的解释,包括建议杰里科的城墙被雨水冲走。 差不多半个世纪前,圣经学者提出这样一个观念:征服叙述应该被看作是神话传说,因为随着越来越多的遗迹的发现,这些地点在不同的时代已经被清除了 或被遗弃。差不多半个世纪前,圣经学者提出这样一个观念:征服叙述应该被看作是神话传说,因为随着越来越多的遗迹的发现,这些地点在不同的时代已经被清除了 或被遗弃。 虽然圣经的叙述夸大了以色列人征服的迦南城市防御工事的范围 - “高墙大城”(申命记9:1),但现实与完全不同的发掘地点是不同的, 少数几乎不能被视为城市的建筑物。因此,显然,公元前13世纪后期的巴勒斯坦城市文化在数百年内瓦解了,而不是以色列人征服军队的结果。 此外,圣经描述的作者要么不熟悉,要么蓄意忽视巴勒斯坦的地缘政治现实,直到公元前12世纪中叶,埃及统治的巴勒斯坦地缘政治现实。埃及的行政中心位于加沙,日普(雅法)和贝特谢安,并且还发现了约旦河两岸众多埃及地点的证据。圣经的叙述没有提到埃及这样突出的存在,文士显然没有意识到或有意地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历史现实,以便考古发现显示了“大”迦南城市的圣经场景,以“天空 高墙“,少数以色列人的征服者的英雄主义,上帝援助更多的迦南人,都是没有事实根据的神学重建。 即使以色列人作为一个民族的分阶段出现也受到质疑和辩论,因为没有证据显示军事征服壮观的城市,或证明以色列人的实际身份。然而,考古发现表明,从公元前1200年开始的一段时间,即“解决”阶段,在中央丘陵地区建立了数百个小型定居点,农民在这里耕种了土地或养羊。由于已经确定这些定居者不是来自埃及,因此建议 - 因为在没有定居点的丘陵地区发现了坟墓,因此他们是牧区的牧羊人,在整个地区游荡,与谷地居民保持易货贸易。 交换谷物的肉。 然而,随着城市和农业系统的逐步解体,这些游牧的牧羊人被迫自己生产粮食,因此需要建立更多的永久小型定居点。 “以色列”是在公元前1208年的一个埃及文件中提到的,这个文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208年,这个时代是“掠夺迦南与各种罪恶,阿斯卡隆被夺取,基泽被占领,耶诺姆变成好像永远不变的样子” 荒凉,它的种子不是。“通过提到迦南人的名字,并提到几个王国的城市,梅尔纳季已经提供了证据表明,“以色列”一词是在青铜器时代晚期以前居住在迦南中山地区的一个人口群体, 以色列王国后来建立的地方。 考古学也起到了重建大卫和所罗门的“统一君主制”时代的改变的作用,圣经所描述的大卫和古罗马帝国的经济,军事和政治权力的高度,大卫征服之后所罗门的 统治创造了从加沙延伸到幼发拉底河的帝国:“因为他控制了幼发拉底河以西的所有地区,从提摩萨到加沙,在幼发拉底河以西的所有王”(列王记上4:24)。然而,在许多地方的考古发现证明,那个时代的宏伟建筑和宏伟的纪念碑只不过是功能性而不起眼的建筑。 在所罗门令人惊叹的建筑成就中提到的三个城市中,基泽被证明只是一个覆盖面积小的城堡,被一个较便宜的炮台墙围绕着,这个炮台墙由两个较薄的,平行的墙壁组成, Hazor的上游城市只是部分加固了 - 约135英亩总面积约7.5英亩,这已经在青铜时代解决了; 米吉多用小屋盖了一小块地方,而不是实际的建筑物,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有一堵坚固的墙。 进一步的矛盾也是由于在耶路撒冷的发掘 - 联合君主制所谓的首都 - 在过去的一百五十年的大规模发掘揭露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遗迹,从中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二(王国时期 的犹太人)。除了一些陶器碎片,还没有发现任何统一君主时期的建筑遗迹。鉴于早期和晚期保存下来的遗体的存在,可以得出结论,大卫和所罗门时期的耶路撒冷不过是一个小城市,最多只有一座小城堡,但当然不是 圣经中描述的令人印象深刻的帝国的首都。 由于他们明显知道公元前八世纪的耶路撒冷城墙和其遗迹已在城市的不同地方被发现,圣经作者能够将这一情景转移到联合君主时代。可以认为,耶路撒冷的地位更为突出,因为其对手撒马利亚遭到了破坏,撒马利亚在亚述萨尔贡二世围攻了三年,最终在公元前七二二年落下。 除了對聖經敘述的歷史和政治細節的合理懷疑之外,還提出了關於以色列人的教義和崇拜的問題,包括以色列王國和猶太地區的一神論被採納的日期。例如在内格夫山地区西南部的Kuntilet Ajrud和犹太山麓的Khirbet el-Kom,发现了希伯来文字,提到“YHWH和他的Asherah”,“YHWH Shomron和他的Asherah”,“YHWH Teman和 他的阿舍拉“。提交人显然熟悉了一对神YHWH和他的配偶Asherah,并且以这对夫妻的名义祝福。公元前8世纪的这些铭文表明,作为国教的一神论实际上是在以色列王国被摧毁之后犹太王国时代的一种创新。 事实证明,考古发现与圣经学者批判的批判学派一致:大卫和所罗门可能是部落的王国首领,他们在希布伦和前者在耶路撒冷的统治下,在一开始他们不仅是分开的 ,独立王国,但也有时对手。因此,联合君主制的多重叙述是在犹太王国时期最早写成的一个想象的史学混合体,其实际名称仍然是一个谜。令人吃惊的是,一个犹太人的民族国家 - 包括高度智慧的安倍高盛(Abe Goldman) - 竟然引用了这样一个公然的圣经谬误,作为对其目前非法的,总是野蛮的侵占巴勒斯坦土地,财产, 和资源. 东耶路撒冷的西墙隧道,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 Yaakov Katzir(卡齐尔)是来自俄罗斯的德裔犹太人,他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不是一个"Semite"(犹太人),因为勤奋,公正的研究会揭示出“犹太人”这个词与任何特定的宗教团体或种族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与一群 包括阿姆哈拉语在内的闪族语言(埃塞俄比亚人和厄立特里亚人以前称为阿比西尼亚的土地); 阿拉伯语(穆斯林国家的阿拉伯人和其他人所说,因为它是古兰经的语言); 阿拉姆语(主要是伊拉克迦勒底人,一些天主教徒和马龙派基督教徒,如果不是社会话语,至少是讲究的)。 希伯来语(由以色列人,一些犹太人和以色列以外的人讲); 和叙利亚语(在叙利亚和中东各地有人讲话)。 语言专家也指出,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父亲亚伯拉罕没有讲希伯来语,而是当时的土地语言阿拉姆语。真正的基因犹太人来自西班牙,葡萄牙,北非和中东,被称为“Sephardic”,这个词来源于希伯来文“Sepharad”,与西班牙有关。西班牙裔犹太人由于熟悉他们自己的历史和“Semite”这个词的真正含义,倾向于避免使用“反犹太主义”这个词,因为它基本上是毫无意义的。或者,利用以色列回归法的犹太人犹太人 - 1950年7月5日通过的以色列立法,赋予犹太人回归权,生活在以色列的权利和获得公民权的权利 - 与HG没有任何联系 他的“历史纲要”中的井:“很可能大部分犹太人的祖先从来没有'住在巴勒斯坦',这是目击历史断言与事实的力量。 即使是长期以来的假设,即德系犹太人是从哈扎尔后裔 - 一个多民族的王国,包括伊朗人,土耳其人,斯拉夫人和切尔西人,据称他们的国王命令皈依犹太教 - 已经被研究证明母系来源主要来自欧洲。根据最近一项关于线粒体DNA的研究的新证据 - 这个研究是完全从母子传给小孩的 - 德系犹太人是史前欧洲妇女的后裔,与以色列古代部落毫无关系。这与欧洲犹太人大部分是大约两千年前离开以色列和中东的人的后代的一贯观念相矛盾。 在1980年“犹太人年鉴”“犹太人术语简史”的标题下,作出如下声明:“严格地说,把古代以色列人称为”犹太人“或称当代犹太人为以色列人或希伯来人是不正确的。”尽管如此,1970年,以色列将返回,入境和解决的权利扩大到包括犹太血统的人及其配偶,同时继续强行驱逐和迫害没有难民营居民的土着巴勒斯坦人 以及加沙和西岸等有效的集中营是什么。 由于第三神殿会议在每个月的第三个星期四举行,Yaakov Katzir(卡齐尔)被允许通过特别安排在上周五访问西墙隧道 - 老城最广泛的考古旅游项目 - 他可以向其他成员提供自1969年以来一直在进行的发掘进度报告。兄弟会即将召开的会议特别重要,因为公会邀请的嘉宾将出席。最近重新建立的“公会”(Sanhedrin)是古代以色列的最高委员会或法院,由长老(法官)组成,他们的最后一项具有约束力的决定似乎在358年通过了希伯来历法。 不过,卡齐尔只对一个绝对保密的特别发掘感兴趣。因此,由于周六至周四早上七时至晚上六时,西墙隧道对游客开放,直到星期五中午为止,只有在星期五关闭时间之后才能进行有关这种秘密和非法的挖掘的任务 整个星期六,犹太人的安息日。 卡齐尔总是在关门时间到来之前,与宣誓效忠的队伍交往被认为是西墙传统基金会雇员的秘密挖掘者。 在这个特殊的挖掘工作已经开始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在一个垂直挖掘的竖井之上建造了一个先进的陷门,这个竖井很容易覆盖并且看不见。活板门位于棉花商店门的正对面,这个门与市场一起是在十四世纪由麻麻卢克王子Emir Tankiz建造的,并且与岩石圆顶一致。这个九英尺的垂直轴上安装了一个铝梯子,通向一个20英尺的方形房间,作为进行隧道掘进的杂物间。处理挖出的物料和引入镀锌钢板,管道和泥槛以支撑隧道的屋顶出现了问题,为避免引起不受欢迎的注意或怀疑,必须采取一些精心的措施和预防措施。 这条隧道朝着一些人以前认为可能会有的灵魂之井的位置前进,或者甚至可能还包含着神圣而尚未被发现的“圣约柜”,其中包含上帝据称给予摩西的原十诫片 在古代以色列人在沙漠中流浪的时候,在西奈山上。阿尔克是现代词弧的过时的前身,源于拉丁语的arca,意思是盒子,箱子或者保险箱,所以藏在这样的容器里的东西被认为是奥术,而深奥的东西是奥秘。 在炼金术和塔罗牌(来自意大利塔罗牌)。保存文件的存放处是一个档案,古代的对象是古老的。因此,古代物体的挖掘和检查被称为考古学。 然而,有一些圣经上的石碑,例如出埃及记40:20,他说:“他拿起圣约法的盘子,放在方舟里,把两根杆子放在方舟上,把赎金的盖子盖在方舟上面 “,而实际提到的诫命来自后来在申命记中的回顾。 很明显,在这一点上,以色列人把约柜带到约旦之前,是由摩西提醒他的大能,以及早先在何烈山山上所发生的事件。他回忆说,用上帝的手指写下来的石碑是如何扔在地上,在他们眼前摔碎的。然后他讲述了他是如何被命令再啃两块平板电脑的 - 写在最初的平板电脑上的平板电脑上 - 那是他放在方舟里的平板电脑。 关于上帝所写的原始石碑实际上并不是放在方舟里的说法,可以理解的是有一些令人失望的原因,因为方舟的叙述是基于犹太学者不情愿地承认事实上有嫌疑的前提。为了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神学家们在中世纪设想了一个妥协方案,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必定有两个方舟:一个是Bezaleel建造的(出埃及记31),一个是复制品,里面装着被摩西破碎的平板。然而强调的是,这是Bezaleel最初的方舟,最终在所罗门的圣殿中休息。复制品与诫命的命运从此成为犹太历史学家宗教上避免拉扯的问题,由埃塞俄比亚的基督教兄弟会剥削这个寓言。 关于摩西的几个存在的误解之一是他认为他写了摩西五经(创世纪,出埃及记,利未记,数字和申命记),尽管学者早已知道他们不仅是由耶路撒冷的不同文士写的, 不同的时间跨度从大概到后期的末期 - 从公元前538年到巴比伦的犹太人流亡到公元前1世纪之间 - 以期根据习俗,宣言和传说为希伯来民族创造神话历史 其他国家。正是在摩西逝世七百年之后的那段时间里,申命记的写法是从摩西的口中直接说出来的。 “出埃及记”也是如此,创造民间传说的一部分是证明以色列人入侵迦南的叙述,指称上帝与摩西的旨意是“神的旨意”,当耶和华你的神将他们交给你们,你们打败他们 那么你将彻底摧毁他们。你们不可与他们立约,不要向他们施恩“(申命记7:2)。 “但你要把赫人,亚摩利人,迦南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都灭绝; 正如耶和华你神所吩咐你的“(申命记20:17)。 “耶和华你的神必亲自在你面前过去。他要在你面前灭绝这些国民,免得你们剥夺他们,约书亚必照你们的旨意过去。“(申命记31:3)。今天到了二十一世纪,巴勒斯坦人民仍然被剥夺了土地,依然被剥夺了文化,依照古希伯来文士的混乱局面,仍然被种族傲慢地逍遥法外地清理干净。 学者意见的一致意见是这样的说法是源于四个不同的书面资料,这些资料在一段时间内汇集在一起,以复合形式出版圣经的前五本书。来源被称为J,"Jahwist"来源(来自希伯来YHWH的德语音译); E,"Elohist"来源; P,(Priest) 祭司的来源; 和D,(Deuteronomist)申命记者来源。因此,摩西五经(犹太人称为“律法书”)是由六百年民间文学中收集的材料组成的,这些材料结合起来提供了一个关于神创造世界和他与一般人的关系的可想而知的叙述,特别是犹太人。 关于方舟的便携式避难所,会众的会幕,还有一个明显的矛盾,在“祭司”(Pentateuch)中描述的详细细节并不像一个简单的描述一个简单的帐篷与一个Elohist(“E” )说:“现在摩西过去常常把帐篷搭在远离营地的地方,称之为会议帐篷,任何询问主的人都会去营外的聚会帐篷”(出埃及记33:7)。这与牧师的描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牧师的描述有一个宏伟的教堂,位于营地中间,有侍从和利未人监护人。这个版本的会幕 - 后来被认为是所罗门圣殿中复制的 - 它厚厚的床单上披着厚厚的麻布和山羊皮,上面装饰着铜制的饰物,挂饰,戒指和其他装饰品。从伊罗兴帐篷圣殿的简单,一个几乎不能移动和完全不同的圣所。 还应该指出的是,到了第一世纪的福音时期,还没有单一的犹太教文本可供使用,只有一些不同的个别文本存在,就像在昆仑山洞穴内发现的卷轴所示,这个卷轴位于内陆两公里 从死海的西北岸。这样的卷轴用于犹太教堂而不是普通大众。直到70年代耶路撒冷被罗马人摔倒之后,第一批被认为是希伯来圣经的文本才被存在,旧约圣经是以只有辅音的希伯来文写成的。这导致希腊语翻译 - 被称为七十士译本(拉丁语七十七章),因为七十二名学者负责翻译 - 以应付希腊语的希腊犹太人的增加。在公元四世纪,圣杰罗姆制作了一种被称为基督教随后使用的“圣经”的拉丁文译本。不幸的是,不偏不倚的学术研究和证据强烈地表明希腊文的希腊文译本 - 实际上不应该被称为圣经 - 是一个相当粗俗的伪造品,其恶毒的欺骗至今仍在继续洗脑轻信众生,并有害地影响了 人性。 公元900年左右,被称为马索雷斯的犹太学者 - 因为他们在文本上附加了传统笔记集“马索拉”(Masorah) - 从旧希伯来文的文本中产生了一种称为“食典”的新形式。所以,无论是马斯内尔文本,拉丁文的“火舌”,英文版还是其他的语言翻译,现实都是它们都是当代时代,因此文士们的翻译和解释调整遭受了损失, 叙事 - 即使它需要伸张真相 - 这将成为一个共同的宗教信念,使面对歧视性压迫的绝望的人民建立和保持独特的身份统一。 同样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在出埃及记和以后的大部分旧约中,历史上对方舟的提及是经常性的,并且包括了它在以色列征服迦南中所起的关键作用; 在没有警告所有违反处理规则的人的情况下,它显然有能力杀人; 以及其引发大流行性肿瘤的巨大威力。 从那时以来,历史学家和学者纷纷猜测,方舟可能被带走,被摧毁, 故意隐藏在圣殿山下; 在巴比伦入侵之前从耶路撒冷撤出; 埃塞俄比亚王子梅内利克一世把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儿子带到埃塞俄比亚; 在玛拿西王朝期间由犹太教牧师搬迁; 或者干脆通过神圣的干预奇迹般地消除。 尽管最后一次所知道的方舟是在公元前701年,当亚述国王西拿基立将希西家的军队包围在耶路撒冷时,它的存在和毁灭或从圣殿的拆除仍然有很多争论。 尽管“灵魂之井”甚至“盟约方舟”的实际存在缺乏确定性,但是据说它的位置在圣地山/圣殿山之下,位于根据犹太教传统的岩石之下的天然洞穴之下 亚伯拉罕准备牺牲他的儿子以撒,并从伊斯兰教的传统维系穆罕默德升天。敲响山洞的地板引起了神秘的空洞声音,十九世纪着名的英国探险家查尔斯·威尔逊(Charles Wilson)和查尔斯·沃伦爵士(Charles Warren)认为,这个响亮的回声是由于地板下方有一些小的裂缝,他们没有证明或反驳 这样一个房间。 虽然从来没有任何正式组织的考古遗址或由穆斯林宗教信仰控制的圣殿山本身,但据悉这里有四十五个蓄水池, 房间,隧道和洞穴。耶路撒冷考古学研究所W. F. Albright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西蒙·吉布森(Shimon Gibson)与同事大卫·雅各布森(David Jacobson)写了一篇详尽的评论 - 在耶路撒冷的圣殿山下面:“哈拉姆谢里夫水库,地下商会和管道”原始资料手册说:“自19世纪以来,没有西方人被允许进入圣殿山的地下商会。。。我本来希望把自己伪装成当地的瓦克夫工人,渗透到这些地方,但我不想冒着造成国际事件的风险。“冒这个风险对于许多以色列人来说不再是个问题。 根据圣经的记载,方舟是用古埃及人所熟知的用金箔覆盖的木虱树(阿拉伯树胶)建造的,在传统医学中很重要,在很多情况下含有精神活性生物碱(致幻剂) 藏在哈拉姆谢里夫/圣殿山下的一个房间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它不可能在不利和潮湿的条件下幸存下来。西蒙·吉布森(Shimon Gibson)认为“方舟可能会瓦解。当然,除非它有神圣的属性。但作为一名考古学家,我不能谈论木箱的理论圣物。“ 即使是这样,那么肯定还是会有一些存在的方式,包括方舟的黄金,或包含吗哪的金罐,上帝给以色列60万儿童的“旷野的粮食” 他们从埃及前往应许之地。 就卡齐尔而言,发现灵魂之井或圣殿山下的任何房间,都会维护他自己对海勒姆兄弟会致力于建造第三个圣殿的狂热热情; 将证明他的犹太教至高无上的信念是由他的教养和军人所灌输的; 并将他的犹太人民族主义热情和对非犹太人的仇恨激怒,同时将大屠杀当作暴力和歧视巴勒斯坦人,非洲移民甚至埃塞俄比亚犹太人的理由。实际上,雅各布的良知并没有因目前以色列对埃塞俄比亚犹太人的种族主义暴行而声名狼借,他声称在埃塞俄比亚拥有“约柜”,他被强烈嘲笑为“应该带回非洲的黑鬼胡说”。 埃塞俄比亚的传统认为,公约的方舟被保存在古老的圣城阿克苏姆。 方舟显然在锡安玛利亚教堂被保存了好几个世纪,在那里,伊萨皇帝被记录为在1691年曾经见过和说过的。据说方舟据称是在最后一位皇帝海尔·塞拉西统治期间被留在教堂附近的教堂。 据说这是委托给一名监护人的,他在香港方舟面前烧香,背诵“圣经诗篇”。没有一个国王和主教包括在内 - 被允许接近除了不仅是僧侣的监护人外,还有一个为方舟服务的处女,直到他自己去世时,他任命一个接班人。 埃塞俄比亚方舟的经典叙述来自中世纪的史诗“国王的荣耀”(Kebra Nagast),用埃塞俄比亚语Ge'ez写成。它描述了示巴女王Bilkis听到所罗门王的巨大智慧后,如何到耶路撒冷去获得更多关于如何更好地管理自己的人民的知识和智慧。它描述了示巴女王毕尔基斯听到所罗门王的巨大智慧后,如何到耶路撒冷去获得更多关于如何更好地管理自己的人民的知识和智慧。据称Bilkis确实有一个儿子,他是一个成年男子从埃塞俄比亚前往耶路撒冷探望他的父亲。所罗门在恩膏他的儿子为埃塞俄比亚国王之后,指示以色列的长老派遣自己的儿子到埃塞俄比亚担任辅导员。 因为他们不愿意再次见到耶路撒冷及其圣殿,所以年轻的以色列人决定带着方舟一起走。国王的荣耀叙述说,事实上是方舟本身决定离开耶路撒冷,因为犹太人已经停止实践上帝向他们显示的信仰。 Bilkis访问的另一个版本,她受到欢迎,吹捧,庆祝活动,并参观了伟大的建筑,包括寺庙,充满了敬畏和钦佩。 被所谓的美丽所迷惑的所罗门 - 据说积累了三百个妃子和七百个妻子 - 提出了一个受宠若惊的Bilkis所接受的婚姻。 然而,经过几次对圣殿的访问,Bilkis坚持要见到如此辉煌的建筑师,而当她带到她面前时,她发现建筑师希拉姆·阿比夫的外观和风格完全迷人。恢复镇定之后,她不仅质问海兰,还捍卫了他对所罗门明显的病态和嫉妒。当她要求看到建造圣殿的人时,所罗门抗议说,无法组装由学徒,同工和师父组成的整个工作队伍。但海兰在一块大石头上跳得更好,用右手描绘象征性的头,立即所有的工人赶紧从不同的工作到他们的主人的面前。Bilkis对这样一个权威的表现印象深刻,以至于她意识到自己爱上了这位伟大的建筑师,并对所罗门的承诺感到遗憾。当他受到酒的影响的时候,她终于摆脱了对所罗门的承诺,从他的手指上取下了订婚戒指。 这就提出了“国王的荣耀”何时写下以及方舟在埃塞俄比亚的传统何时开始的问题。从硬币和铭文中可以知道,阿克苏姆的古代国王是异教徒,直到4世纪时他们皈依基督教 - 在330年被宣布为国教 - 他们没有任何记载, 或与“公约”方舟有关。方舟在埃塞俄比亚的最早报告似乎是在十二世纪末期,当时在开罗的一个亚美尼亚人阿布·萨利赫以阿拉伯文写道,埃塞俄比亚人拥有大卫王氏家族后裔所持有的“约柜” 谁有金发和红色和白色的肤色。虽然一些历史学家有理由声称阿布·萨利赫错误地断言说方舟是由欧洲人而不是由埃塞俄比亚人承载的,但是他的说法不能被忽视,因为他可能依靠圣经“所罗门之歌”的权威, 和红色的脸颊和头发像精金。 尽管有这样的论点和理论,但最终必须认识到,与所罗门王的一生有关的历史事实(约公元前1011 - 931年)是以埃及,腓尼基和阿拉伯南部的示巴土地 从大篷车路繁荣。 考古学家和学者对现有事实的任何诚实的考察都会得出结论,认为以色列人不可能在埃及,不可能在沙漠中游荡四十年,缺乏征服乐土的军事手段,因此不可能有 把它交给了以色列的十二个支派。 然而,这一切都不会阻止那些企图把东耶路撒冷完全犹太化的人建设第三个圣殿,以此来实现一个愿意把耶路撒冷团结成为犹太人的不分裂和永恒的首都, 消灭土着巴勒斯坦人,他们的文化和他们的历史。 尊重别人的权利 - 特别是非犹太人,特别是巴勒斯坦人 - 对卡齐尔来说并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卡齐尔从小就教导说,非犹太人(恶魔)是邪恶的人,应该被怀疑和怀疑 因为他们过去做了什么; 灌输了鼓吹极端主义,仇恨和对外部世界的恐惧的种族主义和一贯的假言, 因而形成了一种围困思想,排除了容忍和与其他民族共存的可能性; 并认为自己是“受害”被培育和用作对抗非犹太敌人的武器的常年受害者之一。卡齐尔恶意报复的倾向是康拉德和弗雷亚注定要在耶路撒冷不久遇到的事情。 7 星期六,12月12日 贝鲁特,黎巴嫩 保护记者委员会宣布,在过去的一年中,有69名记者在工作中遇害,这让马克班纳感到不安,但并没有让他感到意外。叙利亚是大多数记者死亡的地方,共14人,而法国则排在第9位; 百分之四十死于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等伊斯兰武装组织手中; 杀人总数的三分之二以上被杀害。然而,这样的消息并没有阻止马克,他像往常一样通过电子邮件将他的最新文章发送到伦敦新闻社。 犹太复国主义的最终武器:反犹主义的开发 马克-班纳 星期天,12月13日 区分犹太复国主义和犹太教要求承认某些基本事实。 首先,西奥多·赫茨尔(犹太复国主义的创始人)是一个无神论者,在1894年的审判中,个人对犹太人的认识似乎已经被唤醒,错误的信念和监禁在阿尔萨斯犹太人后裔的法国炮兵阿尔弗雷德·德雷福斯的魔鬼岛上 被指控为德国进行间谍活动。在他的日记里,赫兹尔毫不隐讳他打算用犹太人的痛苦作为进一步推进犹太复国主义思想的手段。他对一个犹太人国家的看法与此无关“。。。我也要将他们带回我所赐给他们祖先的地方,并要得着“(耶30:3)。赫茨尔实际上考虑过其他犹太复国主义国家的其他地区,如乌干达和阿根廷,他对犹太复国主义和犹太教的看法更类似于Chaim Chassas,1943年犹太复国主义报纸Ha'Arutz说: "犹太复国主义和犹太教不是一回事,而是两回事。 当然,彼此矛盾.犹太复国主义从犹太教被摧毁的地方开始。。。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犹太复国主义并不是受伤的犹太教的延续或治疗,而是一个连根拔起的过程。“ 犹太复国主义对犹太人的丧生从来没有任何疑虑,只要这一损失进一步加剧了犹太复国主义的事业。在“51文件”一书中:犹太复国主义者与纳粹合作编辑伦尼·布伦纳利用真实的历史文件证明犹太复国主义者在大屠杀之前和之后对犹太人的背叛,即使是在为了争取纳粹而战, 战争,犹太复国主义将会得到巴勒斯坦的回报。 “如果我知道把德国的所有孩子运送到英国是可能的,只有一半把它们运送到以色列国,我会选择后者,因为摆在我们面前的不是这些孩子的数量, 而是以色列人的历史推算“。 来自以色列历史学家Shabtai Teveth的关于本 - 古里安的书。 犹太复国主义种族隔离以色列对大部分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人民定期进行军事攻击的蓄意的长期政策,包括目前的懦夫和野蛮袭击,即使是纳粹也难以匹配 - 完全与“自卫”无关,因为即使是可怜的 以色列的美国纳税人资助的“铁穹”导弹盾使哈马斯火箭袭击无效。这种袭击的真正原因是为了实现犹太复国主义的意识形态,避免任何形式的谈判和平,以阻止以色列非法夺取土地并进行种族清洗,以建立一个没有巴勒斯坦人的“大以色列”。 这些无耻的犹太复国主义野蛮人为了增加侮辱,还有一丝粗鄙的胆量,把巴勒斯坦人称为“动物”,把自己称为“上帝的选民”。 历史一再表明,每当一个民族认为自己优于别人 - 无论是“大师赛”还是“选民” - 那么经过多次的死亡和破坏之后,它将最终灭亡,就像第三帝国一样。 犹太复国主义以色列的邪恶种族主义意图自成立以来一直保持不变,主要创始人兼首任总理大卫·本 - 古里安强调指出:“我们必须利用恐怖,暗杀,恐吓,没收土地以及削减所有社会服务 阿拉伯人的加利利“。这个“全国之父”,而且现在(如果有来世的话)魔鬼的客人,对于他的“上帝选择的”同胞坚持自己的任务,向南掠夺和谋杀, 西岸和加沙地带。 通过对所有可能的战线的攻击,包括考古事实和圣经叙述的严重扭曲,成功向以色列公然谎言和捏造理由向世界出售。 “把过去作为现在政治的一部分。。。 可以在全球大部分地区进行说明。这个研究特别感兴趣的另一个例子是考古学和圣经历史对现代以色列国家如此重要的方式。正是这种结合,这是沉默巴勒斯坦历史的强大因素。“ Keith W. Whitelam,“古代以色列的发明:沉默巴勒斯坦历史”,伦敦Routledge,1996年。 “把巴勒斯坦的历史去阿拉伯化是种族清洗的另一个关键因素。 1500年的阿拉伯和穆斯林在巴勒斯坦的统治和文化是琐碎的,其存在的证据正在被破坏,这一切都是为了使古希伯来文明和今天的以色列之间的荒谬连接。今天最明显的例子是在希尔丸(Wadi Hilwe)一个邻近耶路撒冷老城的小镇,有大约5万居民。以色列正在驱逐希尔丸的家庭,摧毁他们的家园,因为它宣称David国王在3000年前在那里建了一座城市。成千上万的家庭将无家可归,以便以色列能够建立一个公园,纪念一位三千年前可能还没有活过的国王。现在还没有一丝历史证据可以证明大卫王曾经住过巴勒斯坦男人,妇女,儿童和老年人以及他们的学校和清真寺,教堂和古墓地,而且他们存在的任何证据都必须被摧毁,然后被剥夺,犹太复国主义者 声称对土地的排他性权利可能是成立的。“ 以色列和平活动家兼作者Miko Peled(生于耶路撒冷,1961年) 最成功的犹太复国主义策略就是把自己和犹太教等同起来,把犹太人从犹太人的神圣象征开始劫持和掩藏起来,然后贬低大屠杀的记忆,他们不断用愤世嫉俗的言辞来谴责野蛮的以色列 罪行,甚至为巴勒斯坦人民的冷酷计划的种族灭绝唤起虚幻的理由。 “以色列人和美国犹太人完全同意,大屠杀的记忆是不可或缺的武器 - 必须无情地用来对付他们的共同敌人。。。 因此犹太人的组织和个人不断地提醒世界。在美国,大屠杀记忆的持续时间现在是每年1亿美元的企业,其中一部分由政府资助。 据以色列作家Moshe Leshem所说,以色列的扩张与扩大大屠杀宣传相称。 自19世纪80年代犹太人发明了“反犹主义”的诽谤指控以来,它是在犹太百科全书(1901年第1卷第641页)中首次发表的,并且是由犹太人的钱,组织,宣传和谎言建立起来的,所以现在这个词就像 蛇毒使人的神经系统瘫痪。即使提到"Jew" (“犹太人”)这个词,也要避开,除非在最有利和积极的背景下使用。 Charles A. Weisman,谁是以撒 - 以东?Weisman Publications, 1966. 继续使用“反犹太主义”作为反对其批评者的武器,甚至在最近发明“新反犹主义”的范围内,对于犹太复国主义的生存来说也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它可以转移对撒谎, 作弊,偷盗,谋杀,暴利,公然违反国际法,以及野蛮的反人类罪。 然而,尽管以色列这个不容置疑的犯罪活动如此压倒性的,无可争辩的证据,各地的犹太人继续从犹太复国主义等同于犹太教,而大部分确实认识到这种差异的人,却没有勇气这么说。 企业大众媒体继续无条件地报道事实,继续拒绝做正确的事情; 所谓的政治领导人 - 由美国总统和加拿大有恶意的总理领导 - 继续睁着眼睛,蒙上阴影,赞扬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民的种族清洗; 至于我们大多数人,静静地接受了以色列的宣传谎言,我们就趁着从巴勒斯坦流血的犹太复国主义的洼地乖乖地提出诽谤罪,变成同谋。 8 星期四,12月15日 小威尼斯,伦敦,英国 过去几年中发生的一些事件极大地改变了康拉德·布朗的生活,第一次是和弗雷亚·尼尔森(Freya Neilson)见面并与之相爱。第二件意义重大的事情是他祖父的逝世,六个月后,他的祖母去世了。他们的死亡使他和他的父亲马克之间实现了和解。 他们之间的裂痕已经发生了十六年,当时马克 - 一个拥有大量英国和国际新闻奖项的作家和新闻记者在中东地区 - 在康拉德的母亲不准备去居住的贝鲁特居住。 婚姻破裂之后,康拉德和母亲一起留在英国,不可避免地又相当友好地离婚,结果离开了他的父亲。 祖父母的遗嘱和遗嘱规定,他们的遗产 - 包括他们的房子在小威尼斯的理想地点 - 在马克和康拉德之间平分,他们都同意不卖马克小时候成长的家庭住宅,康列得 享受了许多周末和暑假。他们决定康拉德将在马克的房间一直留在伦敦的房子里居住。 这是一个方便的安排,也使他们偶尔能够一起度过一段时间。 正如马克通常在伦敦度过圣诞节的一个时刻,他们和康拉德的未婚再嫁的母亲,多年来第一次共同庆祝圣诞节,作为一个家庭。 不过,康拉德今年决定,他即将在耶路撒冷拍摄的录像纪录片应该包括圣地庆祝活动在十二月二十五日。 除了12月份的天主教徒和新教徒的庆祝活动外,1月6日还有东正教基督徒庆祝圣诞节,1月19日耶路撒冷的亚美尼亚东正教会庆祝圣诞节。 康拉德的纪录片的话题将是以色列不正当地使用考古学去除阿拉伯化,使之失效,并逐渐摧毁任何证据证明巴勒斯坦人民的存在,而是通过创造毫无事实根据的方式使以色列向所有圣地的主张合法化 声称所谓的古代犹太文明的存在,将证明目前的土地犹太人的以色列国家的理由。 在他之前对耶路撒冷的考察访问中,杰森遇到了哈米和萨达·阿达尔特,并与他讨论了他的纪录片计划。佩尔茨解释说,尽管所谓的“旨在提高公众对该国考古遗产的认识和兴趣”,而表面上从事科学活动,但以色列文物管理局(IAA)却未能提供任何有关地点或目标 正在进行的发掘工作,活动的范围或其发现的性质。通常情况下,有关隧道挖掘的信息是通过IAA发言人发表的公报提供的,而在工作过程中没有透露。 只要说缺乏透明度,就会增加对非正规活动的怀疑,这可能会损害考古学的发现,从而推动为了政治目的的隐性活动。 今天早晨,康拉德在办公桌上列出了即将到来的耶路撒冷之行所需的一切。 他决定使用一个小巧的装备,可以在一个相机包里携带,而且很容易走路和移动,包括一个PCM录音机,用于选择数码单镜头反光照相机,与摄像机不同,它也可以 拍出优秀的剧照; 包括18-35 f1.8,50mm f1.8和200mm f3.5的镜头; LED照明套件; 流体头三脚架; 一个24英寸的滑块; 和一个肩膀钻机。 拥有合适的设备只是纪录片制作的一小部分,其中不仅包括对设备的技术熟悉度,还包括讲故事,编剧,编辑,制作的能力,当然还包括对康拉德所做主题的详尽研究 阅读有关犹太教及其与耶路撒冷联系的不断变化的历史。 根据大约的圣经日期,以亚伯拉罕 - 亚伯拉罕为起点 - 基督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三个一神论宗教中的一个关键人物,据称他居住在巴比伦(现在是伊拉克)的迦勒底城市Ur的社会先进城市, 公元前2091年前后(创世记十二章),他从上帝/耶和华/耶和华的口头传达了“要从你们的亲族和你们的父家,往我所指示的地方去”。康拉德不久就发现,这将成为许多指责犹太人从上帝那里传达的第一个,他显然对他创造的所有其他人毫不关心。 “所以神用他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类,按照他创造的神的形象。 他创造了他们的男女“(创世记1:27)。 正如他的父亲泰拉最近死于难以相信的265岁 - 在190岁时生下了一个后代 - 75岁的亚伯拉罕和他的妻子撒莱/萨拉离开哈兰(现在是叙利亚)去收集财物和人 在上帝带领上帝前往迦南,尽管有迦南人的出现,但上帝却承诺将迦南给予亚伯拉罕的后代,从而使希伯来文士能够暗示“选定的人”和“应许之地”这两个概念 - 康拉德指出的炮制概念 直到今天仍然存活下来,并被列为巴基斯坦土着居民流离失所的理由,以便为犹太人建立“应许之地”。 不幸的是,饥荒明显地袭击了迦南,导致亚伯拉罕在一段时间之后离开埃及,并在适当的时候再次回到上帝向他和他的后代永远承诺土地。 然后,尽管九十岁,没有伟哥或牡蛎的好处 - 威尼斯出生的着名情人贾科莫·吉罗拉莫·卡萨诺瓦曾习惯五十只牡蛎早餐 - 亚伯拉罕设法使莎拉的女仆夏娃怀孕后, 大约在公元前2080年(创世纪16:15)命名为以实玛利。 几年之后,当亚伯拉罕九十九岁,在公元二千年(公元前二十一世纪)生下以撒后,绝经后的莎拉奇迹般地怀孕,要求将她的对手夏甲和她的儿子以实玛利一起驱逐到旷野。尽管有一些最初的犹豫,亚伯拉罕在得到上帝保证以色列是他的儿子以后,终于放下心来,他也会使他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随后,阿拉伯人从伊斯梅尔身上传下来,他在古兰经中以先知穆罕默德的先知和祖先伊斯梅尔为特征。 继127岁的莎拉死后,亚伯拉罕从当地的赫人那里获得了治理这个地区的权利,并建立了以撒的继承权 - 现在在希伯伦的“先祖的洞穴”,穆斯林被称为圣所 亚伯拉罕或易卜拉欣清真寺,最近在1994年,极右翼的以色列凯赫和Kahane Chai的美国和以色列成员巴鲁克·戈德斯坦(Baruch Goldstein)向穆斯林信徒开火,造成29人死亡,125人受伤,然后被压制,随后死于伤口。 确定圣经事件包括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毁灭,其主要罪过似乎是两个男人之间的自愿或强迫肛交,“鸡奸”("Sodomy")一词已成为同义词; 罗得的妻子(亚伯拉罕的侄子)变成盐柱; 还有洛特的两个女儿在喝酒后睡觉时被父亲怀孕的阴谋。 以撒后来有双胞胎的儿子,后来被上帝命名为“以色列人”的雅各 - 狡猾地欺骗了以扫的生命权。 有四个妻子与他一起生了十二个儿子,其中包括那些嫉妒的兄弟在埃及卖给奴隶的“色彩缤纷的外衣”。 约瑟经历了各样的考验和磨难,赢得了法老的尊敬,继续成为“埃及全地的总督”(创41:43)。 在迦南的旱灾期间,以色列和其他两个儿子在埃及去买粮食,在那里他们最初隐藏自己的身份,最后露出了自己,并宽恕了他的兄弟。兄弟俩定居在埃及,他们的后裔成为一个富有影响力的少数民族,被称为“希伯来人”或“以色列人”。然而,由于法老指称希伯来人“比我们更多,更强大”(出埃及记1-12),他们最终被奴役,这一指控确立了“分离”和“受害”的长期观念 犹太人. 法老在适当的时候,顺从地命令所有新生的希伯来男孩被杀害,但公元前1525年出生的婴儿摩西的母亲(出埃及记2)首先隐藏起来,然后在一个柳条篮子里漂浮在尼罗河上, 并被一位埃及公主采纳。摩西在被埃及贵族抚养后,最终得知他的希伯来人的血统,逃到阿拉伯半岛的米甸地,并以燃烧的灌木(出埃及记3:2)的形式遇到“主的使者” 他被上帝命令把他的人民从摩西所要求的奴隶制中引出来,要求法老“让我的子民离开”(出8:1)。 当法老拒绝的时候,上帝用瘟疫来摧毁埃及人,迫使法老放弃并让希伯来人离开。 法老随后派遣部队追赶希伯来人,他们在上帝把海水分开时,救了到达红海,使摩西和他的百姓逃跑,追赶的埃及人在海水消亡的时候被淹死。 因为摩西作为一个人物是用埃及人名叫图特摩斯(Thutmose)或阿摩西斯(Ahmoses)的,并且是以一系列不同的神话为基础的 - 包括从尼罗河上的弧形画的埃及半神人赫拉克勒斯(Canopus)赫拉克勒斯(Heracles) 最终死在山顶之前的行为 - 他个人的幻想性质使他怀疑他的实际存在。 关于红海分离的叙述似乎是来自古埃及女神伊希斯的礼貌,她在学习胸部位置,包含她被杀害的丈夫奥西里斯的尸体时,只是分开了她前往黎巴嫩比布鲁斯的水域, 从而也为Bindumati(Kali作为Bindu或生命之火的母亲)的故事情节提供了奇迹般的穿越恒河的故事。 即使关于摩西在西奈山被上帝赐予石碑的部分,也有迦南人“公约的上帝”巴力 - 贝里斯(Baal-Berith)与十诫之后的佛教十诫相呼应。在远古时代,这种诫命通常是由山顶上的神像给予的,就像希腊泰坦天后女王,位于迪克特山(克里特岛)的雷亚莱母亲,以及从阿胡鲁·马自达的山顶上接受他的药片的琐罗亚斯德一样。 令康拉德感到困惑的是,尽管约瑟夫的兄弟们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到达埃及,但60万希伯来人却在某种程度上管理着 - 尽管当时不可能为那么多人提供食物,水和庇护所, 在一个三角形小半岛上,已有四十年的历史,面积约二万三千平方英里,位于北面的地中海和南面的红海之间。 在公元前1406年左右,约书亚是摩西派来的十二个探子之一,去探索迦南地,摩西死后成为领袖。他带领希伯来人进入迦南地,迦南地居住着亚摩利人,以东人 ,赫人耶布斯人,比利洗人,非利士人,和其他约书亚所吩咐上帝命令灭绝的人 - 这个命令违背了圣经中无数神说的上帝都是仁慈的。征服是通过各种神奇的事件实现的,例如当约旦河和耶利哥战役期间,当希伯来人吹角时城墙倒塌。然后在上帝的命令下,胜利的希伯来人杀死了城市里的每一个男人,女人和孩子。 希伯来人以其异教的耶路撒冷城市征服了“应许之地”,然后在决定任命一个国王之前,希伯来人在“法官”的管理下度过了几代人,他们实际上是诸如黛博拉,基甸,参孙和撒母耳之类的巫师 一些人的解释是,这样的行为是通过神圣激励的法官冒犯上帝的直接统治。尽管如此,一个名叫扫罗的人(他的存在受到许多历史学家的质疑)成为公元前1043年左右统治的王,然后终于自杀身亡,以免在与非利士人的战斗中被捕。扫罗的女婿大卫接着从希伯仑起第一位执政七年,然后从耶路撒冷执政四十三年。 耶路撒冷在圣经叙述中首次提到的是,在基遍战争中,约书亚击败了耶路撒冷的王(约书亚记10:5),并把希伯来人的城邑控制在神的面前,让太阳静止不动 - 这是一个天文数字 在上帝有意和奇迹般地同意的日子里可以结束战斗(约书亚记10:12)。康拉德还了解到,耶路撒冷 - 在公元前二十世纪 - 19世纪首次提到的埃及执政文本 - 早在公元前4500年至公元前4500年之前,有类似犹太教的东西被原始迦南人建立,被称为达鲁·沙勒姆 奉献给黄昏之神沙勒姆。公元前1500 - 1200年间,这个城市由埃及孟菲斯的法老统治,迦南人代表埃及。即使在法老统治结束之后,尽管逐渐吸收了后来与犹太教相关的一些宗教习俗,但迦南君主继续控制迦南文化和信仰盛行的地区。 所罗门王朝的统治结束了,所以叙述如下:目击以色列和犹大两个国家的分裂,前者最终在732年和公元前720年遭到亚述帝国的两次攻击。关于其人口分散的指控导致以色列部落随后的混乱在许多遥远的地方“迷失”。然而犹大的希西家与他的首都耶路撒冷设法与亚述谈判和平。正是在这个阶段,圣经的叙述终于有了另一种非圣经的佐证来证实希西家王(约公元前716 - 686年)的亚述人的存在。圣经的叙述引用他为崇拜唯一的上帝/耶和华/耶和华,同时禁止从圣殿崇拜异教神的国王。许多学者也认为,希西家的重孙和犹大王约书亚(约公元前640 - 610年)把大部分旧约文本的希伯来文经文编纂为现在相信至今为止的第七世纪最早的概率 犹太教本身也是那个时代的历史。 尽管如此,随着大约公元前590年耶路撒冷的崩溃,犹大最终屈服于新巴比伦帝国,当时大概是第一座圣殿被摧毁,一些人口被驱逐去流亡数十年,被称为“巴比伦俘虏”。因此,流亡者接触到琐罗亚斯德教的来世,天堂,弥赛亚救世主,以及宇宙和末世的琐罗亚斯德神话,其中男性扮演着领导和最积极的角色。现在被称为“犹太教”的东西可能是这种跨文化交流的结果,那时“巴比伦河畔的诗篇”19和137“可能被设想出来了。 公元前539年,阿契美尼德帝国的波斯国王居鲁士征服了巴比伦,允许流亡的犹太人返回家园重建他们的圣殿,但是许多人拒绝了这个机会,反而继续享受他们所依附的社会的利益。现在被视为“犹太人”的土地被波斯统治,直到公元前公元前330年被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并一直处于希腊控制之下,直到公元前167年被犹太叛乱集团称为马加比人的反抗。 正是在希腊控制之下,耶路撒冷的“第二圣殿”成为犹太人宗教信仰发展的中心,但直到哈斯蒙王朝的统治出现了大约一个世纪之后才有了独立的“犹太国” 在公元前63年接受罗马统治的希罗达王朝在公元92年取代了罗马统治。 由于之前的驱逐行为 - 偶然也影响了许多其他种族群体 - 自愿迁徙,或者仅仅是出于交易目的的旅行的必要性,犹太社区已经广泛存在,在埃及的美索不达米亚,利比亚的Cyrenaica, 西班牙,希腊,罗马,现在在土耳其北部。耶稣死后,耶路撒冷成为犹太人和外邦人的国际社区的东道主,远道而来,包括朝圣者。 第一次犹太罗马战争(公元66至73年)包括坚定的犹太人反抗罗马统治,结束于第二圣殿的毁灭和数千人的被迫流亡或奴役,但不构成全面的驱逐。公元前115 - 117年(公元前115 - 117年)和Bar Kokhba 反叛(公元前132年)见证了进一步的驱逐,其中还包括被认为是犹太宗教内的一个宗派的基督教徒,因此被禁止在耶路撒冷生活,后来耶路撒冷成为犹太人的异教城市 希腊人,罗马人,叙利亚人和其他许多人中的少数民族。所以根据他迄今学到的东西,康拉德得出结论,从来没有一个真正的犹太人国家,更不用说是“以色列”的“永恒之都”,任何相反的主张都是公然歪曲实际的历史事实。 在一系列犹太罗马战争和驱逐之后,基督教开始通过篡夺异教太阳崇拜的元素,将犹太人的安息日从星期六转变为星期天的神圣的, “古老的日子” 进一步的变化包括“收养”加冕太阳神头像的基督教光环的光环,基督的生日从一月六日改为十二月二十五日,与太阳重生的庆典保持一致。 这样的篡夺得到了回报,到公元四世纪,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官方宗教,致使犹太人不得不放弃“选民”的身份,相信新的信仰。 所以,尽管他们可能保留了犹太人的种族,但他们已经交出了他们的前辈的后代,上帝曾经认为他们有权享有应许之地。 因此,耶路撒冷成为了由圣墓教堂,圣约翰浸信会希腊东正教教堂和圣玛丽教堂所标志的完全基督教的城市,后者是由查士丁尼王朝建造的。 许多犹太教基督徒随后在公元635年穆斯林征服巴勒斯坦之后皈依伊斯兰教。因此,许多现代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与古犹太人相比有更多的DNA比目前声称祖籍“犹太回归者”的欧洲犹太人多。 耶路撒冷是第八世纪在圣殿山建造的阿克萨清真寺的一个穆斯林城市,成为继麦加和麦地那之后的伊斯兰世界第三大圣城,并且作为伊斯兰教的象征保留了十二个多世纪 穆斯林统治在1099年到1187年间被基督教十字军的“耶路撒冷王国”短暂中断,在此期间,穆斯林再次成为基督教徒。然而,这是一个基督教的插曲,萨拉丁的壮丽 - 一个在基督教徒中甚至是着名的穆斯林库尔德族领导人 - 在哈廷的决定性战争中击败了十字军,从而为穆斯林重新夺回巴勒斯坦铺平了道路。他慈悲地让十字军有尊严地撤退。 证实基督徒有权在朝觐时访问耶路撒冷; 恢复了被罗马天主教徒压制的希腊东正教社区的权利; 并因此被拜占庭帝王保护东正教教会所感谢。然后穆斯林恢复了他们的统治耶路撒冷,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奥斯曼帝国被击败,保护东正教教堂。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纳粹死亡集中营和暴行的启示正确地产生了犹太复国主义无情利用犹太人的巨大的全球同情 - 通过创建一个“犹太人大屠杀行业 - 实现他们的目标,只能被形容为背叛犹太人 他们自称是捍卫和代表的。 以色列作家Moshe Leshem在他的着作“巴兰的诅咒:以色列如何迷失方向,以及如何再次找到它, 断言以色列力量与扩大“大屠杀”宣传相称:“以色列人和美国犹太人完全同意,大屠杀的记忆是不可或缺的武器 - 必须无情地用来对付他们的共同敌人。。。 因此犹太人的组织和个人不断地提醒世界。 在美国,大屠杀记忆的持续时间现在是每年1亿美元的企业,其中一部分由政府资助。 9 星期四,12月17日 耶路撒冷科技园,耶路撒冷西南部的玛哈 在服兵役期间,雅科夫·卡齐尔曾是马格兰的精英和松散的经典战士,他与塞耶雷·马特卡尔是以色列国防军的两个特种作战部队之一。萨耶雷·马特卡尔是一个高度隐秘的特种作战旅,在埃及,黎巴嫩和约旦进行了迅速的外科手术,1976年在乌干达的恩德培机场被劫持的飞机上大胆地拯救了103名犹太人质。对Sayeret Matkal行列中的阿拉伯人而言,希伯来人的仇恨和杀人意图已经足够磨练,使那些希望追求政治生涯的人 - 如总理埃胡德·巴拉克(Ehud Barak)和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 - 不必阅读令人厌恶的“国王托拉,其中拉比Yitzhak Shapira和Yosef Elitzur - 来自Yitzf的Od Yosef Chai Yeshiva的犹太法律占领和犹太人的拉比 - 写道:“杀死异教徒的禁令不是源于他生命的内在价值, 这本质上不是合法的。“这本书读起来就像拉比说明手册,概述了杀死非犹太婴儿,儿童和成年人的可接受的情景,断言“很明显,他们会成长为伤害我们”。 马格兰突击队同样有效,对行为没有公认的限制,同时在黎巴嫩也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秘密行动,包括2006年的第二次黎巴嫩战争,许多以色列人现在认为这并不是特别成功,因为121名以色列士兵和44名平民被杀 一些城市和农村社区遭受4000多枚火箭的袭击,造成约20万名以色列人在北方逃离家园,同时在别处寻求庇护。然而,特殊的战略情报使得以色列空军发动了毁灭性的罢工,真主党的长程火箭兵库被毁坏。 卡齐尔与Maglan的其他成员一起种植了复杂的听音设备 - 只是以色列可以使用的众多监视工具之一 - 窃听并追踪黎巴嫩武装组织通讯的动向。以色列国防军精锐突击队进入黎巴嫩的行动并不总是“清洁行动”,因为每当高级特派团意外遇到黎巴嫩平民时,他们必须被杀死,以避免造成重大政治丑闻,导致以色列尴尬。这种悲惨的遭遇以希伯来军事术语作为mikreh muzar或“奇怪的事件”被注销。最近在以色列的军事负责人的有关事件中,撤销了“汉尼拔指示”,要求以色列部队防止他们的同志被抓获,即使这意味着在加沙的几次战斗场合杀害他们。 因此,处理“麻烦”的巴勒斯坦人对卡齐尔来说并不是一个问题,他是一个五尺八寸的人,身材矮小,黑色短发,有明显的暗哑闪族特征。自从完成兵役,成为第三神社的成员以来,他对事业的奉献,毫无保留的狂热。 兄弟会的月度会议在位于Malha科技园的一家以色列科技公司的董事会会议室举行。作为耶路撒冷西南部的一个地区 - 自1596年以来一直是奥斯曼帝国的一部分,直到1923年英国的巴勒斯坦授权生效。 - 直到1948年的巴勒斯坦纳布卡时代,玛利亚被称为al-Maliha,或者大约530人 犹太复国主义准军事部队摧毁了巴勒斯坦村庄,这些部队也负责包括代尔·亚辛在内的许多屠杀事件。有关这种大屠杀和其他暴行的消息造成了大部分的恐惧和恐慌,迫使大约75万巴勒斯坦人逃离家园,其中许多遭到犹太移民的摧毁或被毫不客气地占领。 尽管根据以色列法律,以色列档案中与被强迫外流有关的档案很久以前就已经被分类了,但他们已经和已经被解密的档案一样被重新归类为“最高机密”,并且保持密封和隐藏 从研究人员的眼中。防止获得这种存档,有争议和令人尴尬的材料 - 包括所谓“最道德的”以色列战士所犯下的大屠杀,强奸和其他暴行的报道 - 是由于寻求失败的历史学家出版书籍 揭露真相。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一个被称为“1948年的飞行”的文件竟然设法摆脱了以色列审查官的隐秘外衣,揭露了1960年至1964年的文件,这些文件详细说明了以色列版本的事件是如何演变的。显然,在戴维·本·古里安总理的领导下,公务员领导学者被赋予提供证据的任务,以支持以色列的立场,而不是被驱逐,而是巴勒斯坦人自愿离开。 显然,本 - 古里安作为以色列的第一任总理,承认历史叙事的重要性,就像犹太复国主义炮制了一个叙述,说明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存在是正当的,那么那些在犹太复国主义暴力侵入之前住在那里的巴勒斯坦人本身也可以 也努力提出自己的“灾难”叙述,说明其中约75万人被恐吓和被强行驱逐成为难民。因此,本 - 古里安认为,以色列这样的叙述在以色列为使自己的存在合法化而作为对付巴勒斯坦民族运动的手段的外交努力中是至关重要的。例如,如果巴勒斯坦人宣称他们被驱逐出境是被认为是不可辩驳的事实,那么国际社会就会视巴勒斯坦的愿望返回家园为理由。另一方面,如果国际社会“买”了以色列的虚假叙述,即巴勒斯坦人在经过他们的领导人说服之后自愿离开阿拉伯人赢得胜利,然后国际社会 不太愿意同情他们的事业。 Конец ознакомительного фрагмента. Текст предоставлен ООО «ЛитРес». Прочитайте эту книгу целиком, купив полную легальную версию (https://www.litres.ru/pages/biblio_book/?art=40208255&lfrom=334617187) на ЛитРес. Безопасно оплатить книгу можно банковской картой Visa, MasterCard, Maestro, со счета мобильного телефона, с платежного терминала, в салоне МТС или Связной, через PayPal, WebMoney, Яндекс.Деньги, QIWI Кошелек, бонусными картами или другим удобным Вам способом.
КУПИТЬ И СКАЧАТЬ ЗА: 408.57 руб.